爱“TA”,就送健康

可爱的大哥
优美语句   2014-11-13 01:57   浏览:119次  

一位平凡而又普通的父亲,乐观开朗,受到家人的尊重,受到乡亲的尊敬。去世后,自愿送葬的队伍宛如一条长龙。于是在美丽的香溪河畔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生当三国孔明,去如昭君宏清。”意思是:来到人间就应像诸葛亮充满智慧,离开这个世界应像昭君故里的郭宏清老人。

此人算得上我转弯抹角的姑父,可谓长辈中最可爱的人了。

人到中年,细想家族同辈人中谁是最可爱的人,苍天无语,大地无言。有一天忽然来了灵感,终于找到了答案:非大哥莫属。

我家兄弟姊妹5人,家族同辈14人,男丁10人,我的大哥在男丁中排在第七位,因癌症只活了半个世纪,去世时儿女尚未成家。

记得在读初中的时候,我的父亲一把算盘已在全镇小有名气,担任大队会计,常常被农经站抽到镇里去各村清帐。也许是见多识广的缘故,他对我的母亲态度大变。只要喝了酒回家,就会骂娘,说母亲害了他几辈人;如果酒有点过量,就会把他的婚姻介绍人——我的姨父也大骂一通;如果母亲顶他一句,他就会把去世的外公大骂一番,仿佛非从坟墓里拉出来方才解恨。当时我们住在小集镇上,父亲咆哮的声音常常引来许多围观的人。也许是父亲爱面子之故,后来骂娘改在了半夜。每次大骂,我都躲在被窝里不敢出来。

那时,我的两个哥哥都已成家,住进了我们屋后的两栋新房,姐姐也出嫁到了外地。只有一个糊涂虫哥哥和我与父母同住在祖宅里。

有一年腊月,父亲半夜又发病了,那骂声与呐喊没什么两样,住在河对岸的姨妈也听到了。母亲一直面对墙角落泪,那情景至今挥之不去。正当不可收拾的时候,大哥打着电筒站到了堂屋里,把父亲“吼”了一通。自高自大的父亲总算停了下来。面对一身正气的大哥,他只好上楼去睡觉,不过边上楼边骂:“杂种,狗杂种!”不管是杂种还是克隆,自那以后,骂娘的事就再也没有听见了。然而,大哥去世后,父亲的老毛病又犯了,我们谁也拿他没办法。

现在,母亲不在了,大哥也走了。回首往事,潸然泪下。

母亲去世后,我把她葬在了大哥身边。有大哥的保护,母亲一定不会受人欺负。作出如此的决定,缘于大哥在我心中高大的地位。

我被职业和农村传统文化所缠绕,做不了“大哥”,但我永远赞美大哥,因为我这个穷秀才知道什么是真善美,知道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谁是最可爱的人。

大哥是雨后的那滴甘露,滋润原本贫瘠的土壤;大哥是破晓的那声鸡啼,唤醒原本沉睡的大地;大哥是汪洋大海上的那叶小舟,拯救挣扎在其中的人们。

中年的我,心灰意冷时,大哥是希望的梅花,一睹破万难;心烦意乱时,大哥是释愁的一杯烈酒,一醉解千愁;心满意足时,大哥是催人奋进的号角,一声震百里。

这就是我的大哥,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都会想念他、思念他、怀念他。

散文精选

倒过来,就是这么简单
...
关于运动会的诗歌: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