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A”,就送健康

儿子独闯美利坚
优美语句   2014-11-11 15:48   浏览:137次  

儿子独闯美利坚

一个出生在不算富裕的家庭的人,确又有一棵不甘寂寞的心。所以,每到寒署假,儿子那棵燥动的心里就开始不安份起来,很想到外面的世界去闯闯。

但每次儿子向我们抱怨说:我长这么在了还没有出过省时,我和他妈就会理直气壮的对他说:我们带你去过重庆。这时儿子显得很委屈的说:你们带我去的时候我才一岁多,啥都不知道,再说那时候重庆还是四川的一部分,算不上出省。

想到我们这个家庭也算不上富裕,家庭的总收入和总支出在妻子精打细算下基本处于略有节余的情况下,所以,我们对儿子的这种要求总是敷衍了事。可就在在儿子上大三的末期,他们学校将有一批赴美国的带薪实习名额,儿子为此兴奋不已。当儿子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们时,妻子听说要花四万多块钱,显得很不乐意。儿子到是信心十足地对我们说:“我可以打工挣钱,说不定回家还会给你们带点美钞回来让你们见识见识”。而我认为,儿子学的是西班牙语,美国是一个说英语为主的国家,也不愿意花这四万多的“冤枉钱”。可儿子是铁了心地想要去,他说在美国与墨西哥相邻的几个州既有说英语也有说西班牙语的。

看来这臭小子还是有备而来的。

对儿子的说法我无法考证,但去美国还是要过英语关的,虽然他的英语成绩在高中的时候比较好,可在高考的时候却只考了个及格,落差在30分左右,要不然他有上重本大学的希望。

想到他既要过面试关,还要过签证关,这些都要具备较好的英语口语水平,我感觉这在我心里就一个字“悬”。于是我对妻子说:“这两道关说不定他一关也过不了,我们还不如答应他,给他一个心里平衡。

意外的是,过了一段时间,他兴奋地告诉我们,他的面试很顺利的过了,面试老师还用英语夸赞他说:“你很棒”!他还告诉我们说有些英语系的同学都没有过。看到他那得意的样子,好像马上就要飞到太平洋对岸去一样。

接着他带回来一些相关资料,我认真看后也觉得参加这个项目对他的学习、包括以后的就业都是有帮助的,但考虑到花四万元钱对我们家来说也不是个小数目,为此显得有些犹豫。但看到儿子兴奋的样子,同时考虑到儿子以后的工作很可能在国外,我做通了妻子的工作,决定支持儿子借这个机会出去闯一闯。于是我对他说,只要你顺利拿到答证,我就做妈的工作,支持你去美国。

有点遗憾的是,由于第一次联系的雇主变故,他的出发时间从六月中旬被推到七上旬,因此,原本可以结伴的同学都先走了,现在只剩他一个人要只身前往了。这多少让我们心里有些担心,必仅他是第一次出远门,而且还是人生地不熟的美国。

七月初,儿子顺利地办了出国护照拿到了签证,并于七月十一日单身离家飞向太平洋对岸的美利坚合众国。从这天开始,我和妻子就把儿子的行程轨迹拷贝在我们的大脑存储器里,计算出他什么时候该到上海转机,什么时间在太平洋上的大概位置。

儿子到美国的洛杉矶的时候,给我回了个短信,尽管这时是北京时间的凌晨2点过,我还是把这个消息告诉妻子,想到打电话费用太贵,妻子让我告诉儿子有事在QQ上留言。于是QQ就成了和儿子交流信息的主要平台,也是我向妻子报告儿子行踪的主要消息来源。

中国有句俗话:儿行千里母担忧。至从他离家的那一刻开始,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为他担着心。想到他这是人生第一次出远门,不是行千里,而是远隔重洋行万里,而且还是一个生活和语言环境都不同的国度,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担心他的安全。希望他去的那个方向不要出现重大的坏消息,况且美国这个国家枪支泛滥,枪杀案频频发生。所以我们每天都把重点放在中央四台,重点关注国际新闻,就连中央四台的天气预报妻子都要坚持看到最后,直到播报出美国相关城市的气象信息后,妻子才允许我换台。

儿子到达目的地——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州府丹弗机场时,给我发回一条短信,当时是美国时间晚上十一点左右,我回复问他晚上住哪,他回答说附近的宾馆太贵,他决定在机场呆到天亮。我听了心里有点酸酸的味道,同时感到欣慰的是儿子显得理智了,尽管我们为他准备有一千多美元的零用钱,住一晚上还是足够的,但转念一想,一个年青人,在走上社会之前一定要学会先吃苦。因此我回复他说:“只要安全,做个男子汉不要怕吃苦,我支持。”

我第一次看到儿子给我在QQ上的信息,他告诉我在飞往美国的机上遇到一个香港的中国人,一路对他很关照,得知他是第一次到美国时,给他讲了很多生活常识和注意事项,这让他收获不少。邻坐还有一个丹弗的美国女孩子,得知他是去丹弗做交流的中国学生,主动和他用英语交流了两个多小时,这让他感觉到美国人还是很热情的。我给他回复说:出门在外能得到别人的帮助是很幸运的事,但作为一个中国人,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形像,学会尊敬人,尊守所在国的法律,遇事多请教。

他到达目的地后告诉我说:一个与他同行的美国人得知他在去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主动开车送他到了他要去的小镇(当然也是顺路),这让他很感激。他的雇主对他很友好,一个菲律宾的同事带他去办了当地的银行卡。只是他觉得住宿有点贵,一个月要四佰美元,他现在是这个小镇上唯一的一个中国人。我们默算了一下,如果他的生活费再贵点,真还但心他一个月挣的那点钱还不够他一个月的支出。

他开始工作后告诉我说:他的工作是洗盘子,从下午三点要做到晚上的十点(晚餐的时间除外),感觉很累,由于长时间站在潮湿的地方,双脚都成烂脚丫了。但他觉得和大家相处得很好,尤其是两个室友,一个是菲律宾的,一个是墨西哥,都非常的友好,他把我们为他准备的“老干妈”“方便面”“四川窄菜”和室友一起分享,尤其是墨西哥室友对“老干妈”非常喜欢,这让他感到很快乐。当我把这个信息转告妻子时,妻子得知儿子工作又累,双脚都烂了时,眼里的泪花都出来了,看到妻子伤心的样子,我心里决定以后报告情况时尽量报喜少报忧。

过了一段时间,他又告诉我说:老板很喜欢他,因此把他的工作变了,现在老板让他做沙拉,算得上是一个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只是他回国后才对我们说,他第一次做沙拉的时候,由于慢条斯理地在认真做,加上当天是周末,客人多,老板冲进工作间发现他一幅不慌不忙的样子,顺手拿起一个盘子就朝他摔过去,怒吼着让要他动作快点。他说他当时感到一生中从来没有的委屈,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他第一次领到的薪水是650美元(半月发一次),生活也不是我们想像的贵,晚餐由老板免费提供,早餐和午餐他尽量选择便宜的快餐食品。算来算去,我们觉得只要他回国是把一年一万二的学费攒够就行了,盼望的是他实习期满后安全地回国。

当我看到他放到QQ上拿起步枪射击的照片时,着实让我有些担心起来。那可是真枪实弹啊,在国内他连枪的概念都没有,更不用说打枪了,于是我赶紧给他留言告诉他一定要注意安全。回国后他才对我们说:一次老板邀请他们去打机枪,因为他在一次骑山地车时把手臂摔伤了,才没有去成,他在美国不但打了步枪,还打了手枪,总共打了五十多发子弹,这比我当八年铁道兵打的实弹还多。

其实他那次摔伤的程度还有些严重,流了很多血。本来老板要同事送他去医院,但他听说在美国进一次医院要花不少钱,就坚持没有去,只是让同事用酒精消消毒,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当他说到同事帮他上酒精时,那种钻心的痛是一生中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时。他妈妈责怪他说:你咱不告诉我们一声,他说:免得让你们担心,所以没有说。

后来,他陆续发放很多照片在QQ空间里,有当地的山川风景照,有老板带他去州府丹费的城市生活照,这让我们感到他已经初步容入了这个新的生活环境里了,这让我们多少感到一些心慰。

他离开国内差不多两个月的时候,他留言说他有点想家了,非常想吃他妈妈做的回锅肉了。其实我们更想他了,必仅这是他第一次离开我这么久。按他的计划,在实习期满前三四天左右,他要先去纽约这个美国最大的城市去耍几天,然后再从纽约转机回国,为此他姐姐也帮他把从丹费到纽约的机票给订好了,我们一家人都在盼望他回来。

就在我们数着日子盼着他回来的时候,他又在QQ上留言说:老板9月末要去芝加哥参加一个行业交流会,由于对他的工作很满意,决定让他去做帮手。我们为他的进步感到高兴的同时,也担心他因为改变行程后,钱不够了。所以我在QQ上留言说:希望他注意节约,在城市消费与在打工的地点消费不同,最好不让我们拿钱“取人”。

其实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他告诉说:去芝加哥的机票和芝加哥三天的食宿都是老板为他出的,住的还是高档酒店,一晚上是300美。回来后他还告诉我们,在芝加哥随随便便吃一餐都要50美元,三天下来,老板为他的花费算起来有一万多人民币。当我们问他:老板为什么对你这么好时,他说:老板说他是他们认识的最值得信赖的一个外国朋友。

就在他即将飞到纽约的时候,我看到新闻里说有恐怖分子可能要对纽约的地铁实施袭击,我赶快在QQ上给他留言说:去纽约最好坐面交通,不要坐地铁。由于他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复,弄得我几天没有睡好觉。直到他已经在纽约的时才回复我说:纽约的地面交通和成都不一样,打的又很贵。他在唐人街住一晚上60美元,条件相当差。现在我们想的是,他一分钱都没带回来也无所谓,只要他安全回家就好了。他回来我们才得知,他在纽约的那几天,白天主要是步行,一是为了节约钱,二是步行才能体会到美国这个第一大城市的真实模样。所以他买了一张纽约的地图,边走、边看、边问。一次他打的去一个想去的地方,结果下车后才发现,车子拐了个弯就到了,不但花了十五美的车费,还给了十美元的小费,觉得很多冤。还有一次,四五个社会青年对他说免费帮他照像,用他自己的手机帮他照完像后,几个人围着让他:“表示,表示”,他看对方那身打伴和气氛,给了他们20美元后赶快离开。好在唐人街有华人曾告诉过他:在这里你要多加小心,行李要不离手。这让他感到:在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月亮并不是都比中国的“圆”,在纽约的大街小巷,也是多种社会元素并存。

为了节约钱,或者是他也没有多少钱了,儿子提前一天就到纽约机场,他取到机票后就给我们留言说:我已经在机场了。

终于,我们心里的一块石头也快要落地了,只要这两天太平洋上空没有坏消息,10月3号下午6点20分,他就该到成都双流国际机场了。这天,他姐夫和姐姐,包括我和他妈提前来到成都双流机场,为他举行了一个“隆重”的欢迎仪式。

在回家的路上,我们问他这次美国之行的感受。他说:最大的收获是得到了一次很好的锻炼,专业知识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还有就是美的环境质量比我们好,但其社会秩序大同小异。只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现在还有很多美国人认为中国不是一个民主国家,他们认为在中国的大街上有人说一句毛泽东的坏话就会立即被抓起来。他说:我给他们说,现在中国已经很民主了,有不同意见不但可以说,而且还可以反映情况,也能充分发表自己的意见。

我为儿子的进步感到心慰,并对他作为一个最普通的中国人,不以任何政治倾向地向他的这些美国朋友说明了,中国现在也是一个文明进步的国家,不是他们想像中的那样,在大街上说领导人的坏话都要抓进监狱坐牢。我庆兴的是这四万多块钱花得值了,这臭小子走这一趟,既收获不小,也没给咱中国人丢脸。

野青/文

散文精选

描写眼睛的好词好句_
...
酽茶三五碗,意在钁头
茶叶泡在磁茶杯里,热水慢慢的倾倒下去,茶在软水里起起伏伏,喝一口,烫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