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A”,就送健康

又过太湖山
优美段落   2017-12-08 00:48   浏览:0次  

原创:看风景的你

初冬,一阵阵雾霾袭来散去,天地间变得浑浊了起来。择了个乍晴的好天,揣着浑浊的心情往太湖山里走一走,那儿宁静。车刚跨过江越发堵塞,望着黑压压的车流百无聊赖的晒着太阳,动弹不得。忙从导航中另辟蹊径搜索,调了个头,下高速,过县道、过运漕古镇,过塔子岗一道一道坡,抵达太湖山下已是晌午。

阳光下的太湖山一片沉寂,沉寂的连“叽喳”的鸟雀鸣叫声也少许听见。原本苍翠茂密的森林渐渐枯瘦的剩下一树树裸露的枝干,黏在树梢上的叶子也成了赭褐、枫红。微风拂过,几株老银杏抖动着一片金币般的黄叶煞为抢眼。一座座寺庙像一串串佛珠由陡峭的半山坡上顺势垂挂下来,黑瓦黄墙在没了翠绿衬托的山里尤为显目,寺庙与寺庙间一条狭窄山路隐约可见。没多想,奔着山脚下的太湖禅寺而去。

太湖山东毗连长江,西邻近巢湖,主峰由钟山、鼓山、木鱼山构成,是巢湖平原通往江南的一道绿色屏障。

都说“天下名山僧占多”。 太湖山下,建于宋元丰二年(1079年) 的太湖禅寺早已被无用禅师开辟占据。对自然名山的穿越无不也是对古刹人文历史的穿越,困惑中,好像是“名山”因名人大师们点缀、粉饰而有了名?和煦的暖阳微醺,顺着清幽曲径懒散漫行。庙堂佛台前摆放些抽签算卦道具,也想给自己的前世今生算上一卦,细数过往未来,寂静的庙堂里空荡荡的不见一人。一缕灿然的阳光由镂空窗口照射进来,洒在法师整洁案桌上,案桌上留着的砚台笔墨和些书籍,氲氤墨香中,错落有致。清风微微吹过,墨汁未干的毛边纸轻轻恣意折翻,清秀字迹一张一合透着清静无为。这里没有喧嚣,没有嘈杂,寡欲清心,自己听得见自己。

出了太湖禅寺的后门山路显得更为险峻。明晃晃太阳洒落下的山林,树木斑斓,泛黄的树叶飘零着,铺满褐石垒砌起来的台阶。山溪细流涓涓,树影斑驳陆离。踩着枯萎落叶,“花径不曾缘客扫”,一种不做作的纯朴感油然而生。( 文章阅读网:www.aixiezuowen.com )

忽地,一阵稚嫩的犬吠声划破了山里沉闷,空谷里回荡。我喘着粗气抬头望去,寒酸的庙旁围着一圈篱笆,一只小黄狗正冲着我似叫非叫地嚷着。是久违见到人的惊喜?是落寞的喧泄?见我篱笆前站着,小爪子顽皮地搔着我的衣裤,我友好的揉了揉它后背,它一脸的坦然享受。少顷,看看尚有半截山的路要赶,我又一步步踏上曲里拐弯的山路。咦,不经意间,刚刚还圈在篱笆里的小黄狗啥时蹿了出来,围绕我前呼后拥,一点儿不陌生。直到我登上陡峭的天台禅寺,煞有其事地对它挥一挥衣袖:“再见!”它呆呆地站在坡下瞅着我渐渐远去。

天台禅寺位于太湖山主峰的半山坡上。对前人描绘的“前有溪水淙淙,后有林木葱茏。晨观旭日东升,晚赏夕阳西下,满目翠绿,清静幽雅”不以为然。却对“度过天门关,活到九十三”一说起了精神。不顾登高时吁吁气喘,不顾攀山时步履蹒跚。卯足劲,心里默默捻着一束心愿,踩踏峭立壁石,拽着横竖路边的树枝,抠着歪斜凹凸山石,望着山巅一块兀立的岩石,就差点儿连滚带爬攀上了山顶。

山顶,望江亭前周遭环顾,草丛中几只山鸡倏忽从眼前掠过,天台禅寺的钟鼓声渐行渐远。薄雾绵绵,阳光下,不远处的裕溪河熠熠闪着光亮,老树簇拥着村舍炊烟袅袅,阡陌纵横田野伸向远方。沟渠、荷塘,冬日里,水网密布的江南依然生机勃勃。

带着望江亭上没望见长江的遗憾沿108级台阶而下,又过那道熟悉的篱笆,没见着那只乖巧的小黄狗,顿生“人面不知何处去”的失落。大山里,一边仰天长啸:“小黄,你在哪儿?”一边继续朝山下走去。没一会,小黄不知从哪钻了出来,摇摆着尾巴跑到我跟前:哇塞,你知道是在叫你呵。我好不怜爱地摸摸它脑门,它先有点胆怯,再往后便是满心欢喜,一直跟着我往山下跑,跑了好远。真担心它不识回家的路,几度撵它回去,它就是不肯。莫非它也想还俗?想起“空门寂寂汝思家,爱向竹栏骑竹马”诗来。人能如此,何况动物了?我嗔怒地跺了跺脚叱呵着,小黄这才收住了脚步。数次回首,它始终傻傻地原地站着那,苦歪歪地望着我,望的我心里酸酸的。

山脚下,回头望望太湖山,绚烂的树林,羊肠陡道,颓败的庙堂,黛瓦黄墙,掩映在绵延山岭里,像一幅悦目赏心的画,璀璨。别了!太湖山。别了!依依不舍的小黄。

原创:看风景的你暨耕茗南山2017/12/7芜湖

首发散文网:https://www.aixiezuowen.com/subject/3952133/

散文精选

专横跋扈的鸡_250
...
勉励勤学的名人名言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