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A”,就送健康

红尘三千,饮一瓢遇见
优美段落   2014-11-06 05:41   浏览:123次  

若这红尘,俗世三千,愿取一瓢遇见而饮。

然后,这世间纷扰,悲喜忧愁,都将在这遇见中,从容,淡雅,不骄不躁。

——题记。

十一月伊始,北回的天带着秋末初冬的冰凉与清寒,虽萧瑟,却似乎更能抚平人心的浮躁,使人心静平和。心静祥和时,总会发觉,有很多的空余时间,来做一做自己喜欢的事。如此时这般,捧一本书,执一支素笔,饮一杯浓浓的热奶茶,透过眼前的落地窗,看霓虹灯中的夜雾细雨,仿若置身江南小镇,看那烟雨朦胧,如梦似幻。透过这斑斓熟悉的景色,恍惚又见当年的自己,如花的年纪,纯真不懂世故,坚强着,勇敢着,也懵懂的渴望成长。最终,成长了,一路的跌跌撞撞,却始终未能长成自己的期望。而如今的自己,多了责任,多了退缩,少了勇敢,失了义无反顾。而多了或少了的这些,我却依然感谢,这一路走来的遇见,到现在的模样,不是理想的,却是最真的。我喜欢着这样的自己,也以曾经那样的自己而骄傲着。一同骄傲着的还有年少如花的你们,让我遇见,让我感动,让我在这更迭的岁月里,有了很多美好的记忆去回忆。

再次执笔书写遇见,有一瞬的心是慌乱了的,有不知所措,也有不知如何下笔。

遇见太美,如人间的四月天,如少女的青春花季,美丽,纯真,善良,热情,散发着属于她的芬芳。而入了这红尘的我,漂在这岁月河流中的我,没了年少的心事如花,没了年少的笑容明媚,该怎样去书写这么美好的遇见?要用怎样的词汇去描绘它的美丽?然,即便如此忐忑,却依旧带着欢喜下笔,或许这键盘敲击下的文字,已是繁琐厚重,不能激荡人心;而我却始终高兴,为能再次遇见,为这阔别多年,而你依旧如初,似多年故友,满含笑容轻语问好,如此契合,如此自然。

回望来时的路程,轻抚相遇的羽翼,那是宽厚的包容,温柔的守护,收留着成长的惊慌失措,经历的颠沛流离。站在尘世的纷扰中,颠沛了很多东西,也流失了很多东西,无从再去找寻的,都留在遇见的故事里;任岁月搁浅,只要轻轻抹去尘埃,依旧能看见曾经最初的模样;如春日和煦的清风,佛过脸颊,缠绕发丝,最后停在心尖的柔软起舞,温润这岁月冗长的焦躁不安。

流年轻逝,岁月几许,这阡陌红尘,世事涌动;曾对谁难言的不安,顿首都成历史的符号;成长的伤与痛,欢与乐,都随着时光的洪流淹没;回首凝眸处,似是又见那翩翩少年郎,白衣墨发,身姿挺拔,如玉的脸庞,温润的轮廓,在樱花树下,低首凝思,侧眸浅笑,却如倾国倾城;那是最初的遇见,心的悸动,少女情窦初开;那时的遇见,如同春日的光辉,似花开晨曦的芬芳,如落日流光的夕阳,纯真,温暖,明媚,缓缓入了心房,流光溢彩了当年时光。

若这红尘,俗世三千,而我却只愿取一瓢遇见而饮,任这世间纷扰,岁月无常,都将在这遇见下变得美丽,纯真;任这世间纷扰,悲喜忧愁,都将在这遇见中,从容,淡雅,不慌不忙。

——文、夏已半夏

散文精选

借钱
借钱 去年秋天,家乡来了一位老太太。老伴热情地款待了她,做了几个拿手菜,...
红与白(60)
红与白(60) 六十、葬礼结束 一般而言,烧“五七”的时候,丧家敬献的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