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A”,就送健康

得与失
优美段落   2014-10-31 13:12   浏览:117次  

王相鸣在一个学术部门工作,他已经当了六年的科员。最近听说科长要高升了,想一想,科里论资排辈也该轮到自己了。所以他心里有了想法。但要想当科长,必须要有副高职称。晚上把抽屉里的论文数了无数遍,结果离报副高职称还差一篇。

跑了无数次图书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熬了好几个不眠之夜,牺牲了好几个酒场聚会,虽然心里有点忐忑不安,但总算是“炮制”出了一篇质量上乘的学术论文。第二天一上班他就送到了科长办公室,嘴里说:“我写了篇论文,请科长给把把关,提提意见。”实际上就是让他给向上报一下,给盖个公章。

没几天,科长要去处里办事,他没忘了把王相鸣的论文带上,但论文的首页上多了一个名字。这天,科长在楼道里碰上了王相鸣,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小王,这篇论文写得不错,头两天我去处里办事,给你报上去了。”

待了些日子,又待了些日子,见自己的论文还没被领导审查回来。王相鸣唯恐在科长高升之前,自己的论文发表不出来会耽误了副高职称的报批,随之会丧失自己竞争科长这个位子的机会。他硬着头皮,买了些烟酒去了科长家。当着他的面,科长就给李副处长打了电话,问他论文的结果。李副处长说他报给张处长了。科长电话里请他给催问一下,李副处长满口答应了下来。

回到家,王相鸣暗自庆幸自己去给科长送礼的英明。他想,等我当了科长,也定会有人来巴结我的。这一想,弄得王相鸣都半夜了还没睡着觉。

过了些日子,又过了些日子。当王相鸣正在为自己的论文问题着急的时候,他在一本学术杂志上看到了一篇和自己那篇似曾相识的文章,他忙去看题目下的署名,竟有五个人之多,其中的名字他一个也不熟悉。他把自己的论文拿出来一对比,一个字都不差,就是自己那篇论文。他气得几乎要七窍出血。

一打探,那论文后的署名还真都是他们上级机关的人,什么栾副局长、洪秘书长等。正在他为此事愤愤不平,不知找谁申诉的时候,从同事口中听到消息:上面部门出了大事,几位领导涉嫌剽窃一位中科院院士的论文,一起被停职审查。他有些庆幸,又有些后怕。

他的副高职称自然没能报成,科长调走后,组织部门找王相鸣谈话,当时他心里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不知是凶是吉,当知道是让他代理科长工作时,他胸腔里更是波涛汹涌,悲喜交加。

散文精选

借钱
借钱 去年秋天,家乡来了一位老太太。老伴热情地款待了她,做了几个拿手菜,...
红与白(60)
红与白(60) 六十、葬礼结束 一般而言,烧“五七”的时候,丧家敬献的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