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A”,就送健康

小男人大丈夫
优美段落   2014-10-31 05:48   浏览:114次  

女子轻踏进门庭的一步,唢呐声声,锣鼓喧天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她盘坐在闺房中,等待着人儿,掀开红绸的盖头,她轻轻的托起回望着四周,红红的烛台,燃烧着喜庆的吉祥如意。“吱”的一声门被推开,只听到脚步如此轻盈,她抬起头。一旁的丫鬟们叫喊着“小少爷,掀开红盖头,从此相依相守”男孩夺过了丫鬟手中的喜称,掂了掂脚尖,掀了起来,“啊”男孩后退了几步,丫鬟们急忙上前“小少爷,你怎么了”只见男孩坐在凳子上“长的好漂亮”丫鬟捂住嘴巴都笑了起来。丫鬟们转身走了出去。男孩坐着一动不动,一直用手掰着手指头,女子的眼睛顿时洒下了泪水。她名叫喜凤。家中独女,只因爹爹辛劳多病,体力不支,母亲背着几岁的她到山上砍柴为生,这时女人疲惫不堪席地而坐,树上的鸟叫声,阵阵入耳,突然狂风大作,女人抱起孩子急急忙忙往山下敢去,一不小心,两人滚落悬崖,女人“啊”的一声尖叫,顿时,天空划过一道闪电。女孩滚落在杂草中,等待醒来她哭着喊着“娘亲,娘亲”女人早就奄奄一息。喜凤从此和爹爹相依为命,看着久病卧床不起的爹爹。喜凤针织刺绣,养鸡赶鸭。一日,为了给爹爹买药,她来到集市,人山人海,生抾的面孔,让她躲在人群的角落里。几个男子走了过来,“哟,这鸡怎么卖的?”喜凤抬起头“不知道”男子大笑了起来“什么,不知道,那你来时卖鸡还是看鸡”旁边的几个人同时哄笑了起来。她站起身一口气跑回了家倒在床上哭了起来,“呜呜”床上的爹爹用嘶哑的声音轻唤着“喜凤,喜凤,”门外走进了隔壁的林阿婆。一边走着一边抽着烟袋,“我说啊凤她爹,你何苦让这闺女受这个苦,”只见老头咳嗦着坐了起来用手指着“坐”林阿婆坐在凳子上一只腿盘膝着“这远近闻名的苏老爷家托我说和,听说-有道人指点,已未年卯时出生的丫头许配,方能持家福门,子孙满堂,代代传。听说喜凤就是,所以来此提亲,也不知道你老意下如何”。老头用手拍了几下床铺“那就有劳林阿婆费心”。女人站起身从腰间摘下手帕捂在嘴边“呵呵”的笑了起来。

她第一眼看到眼前的这个男孩,她的手紧紧的攥着盖头。天蒙蒙亮,她早早的起床,不一会儿,喜凤端着坐桌前,只见男孩背起书包,从桌子上拿起一个馒头就跑了出去。女子站了起来,一声不吭,丫鬟们急急的喊叫着,“小少爷,还没吃饭呢?”男孩飞一般的往学堂跑去。女子静静的抬起头看着窗外,那枝头上绿叶轻轻的摇摆着,她的微微的笑了笑。男孩满头大汗的跑了回来,丫鬟们正把茶壶的水换掉,他一把夺了过去,“咚咚的喝了起来,”围坐了四周的人,说着,吃着,男孩用筷子夹自己喜欢吃的菜肴,怎么也吃不到,站了起来,还有点远,干脆站在凳子上夹了起来,“旁边的丫鬟们笑坐了一团,男孩歪着脑袋回望了四周,顿时戛然而止。老爷坐在嘴里一个劲的喊着“慢点吃,别噎着”女子喝了一口粥,放下手中的勺,端坐在一边。

男孩跑进闺房,看见女子坐在床榻边缘,手里针刺着他一把夺了过去“这是什么,”女子站了起来,“我怕夜晚你睡觉着凉,给你做了一个肚兜”男孩看了又看,“哦,哦,好看”

日子一天一天,男孩前面跑着,手拿着风车,跑着跑着长大了,男孩变成了男子手里拿着书,一边走着一边看着。一辆车疾驰而过“喂,苏明朝,今晚喝酒去”只见他摇摇头,几个男子扬着手臂大叫到“怕你老婆打你屁股吧,哈哈”苏明朝呆望了一会儿,他慢慢的走回家,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女子端手中托着盖碗走了进来,“明朝,这么早就放学了”他站了起来,走了几步,“我累了,”疾步走进了隔壁的厢房,女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回望着一切无法改变的命运,她早没有叹息。夜晚男子辗转反侧的睡不着觉,喜凤感觉了异样的举动,假装睡去。

丫鬟们轻扫着院落,一夜风,落叶枯黄了一地。女子捡起了一片树叶放在鼻尖,芬芳让她沉醉其中。学校里苏明朝刚要走进教室就和一个女孩撞了个满怀,女孩羞涩的低下头,苏明朝笑了笑,一边走着一边看着,再多走几步就撞到墙上。女孩名叫姗姗是这所学校校长的千金,长的如清水的芙蓉一般,笑起来深深的酒窝。几个男孩拼命的追捧着。一会儿给姗姗的桌上放着吃的,一会儿放喝的,几个男孩趴在窗口上看着。只见姗姗和几个女孩走了进来“这什么啊,有人知道我爱吃这个”不知道谁放到桌子上一包“杏仁酥”她拿来起来,几个女孩嚷嚷着“快,尝尝”姗姗拿起一甩手仍了出去,“哎呦,”外面趴在窗台上的男孩大叫了起来,摸着头疼死了。

满天的雪花飘飘散散的散落了一地,小厮急忙的跑了进来,“少奶奶,不好了”喜凤跪倒在坟前哭着“爹爹”飘落的雪花打湿了他额头的鬓角,她摸了摸肚子感觉一阵疼痛昏倒在地。当她醒来,只见大夫走出了门外,轻声细语中,她隐隐的听到“老爷,少奶奶她已有身孕,这已是第五个,若保不住的话,恐怕以后再也无法有孕”。喜凤躺在床上,紧紧攥起的拳头,眼角却轻弹着泪花,她背转着身。。。

--原创作者:钟明磊

2014年10月30日 周四

20:22分

(未完待续)

散文精选

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
高一开学不久,党的十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召开了,2007年了嘛,然后...
重温乡愁且问乡愁
写乡愁的人 他去了 留给世人的还是还有 各式各样的无尽乡愁 这多又多的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