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A”,就送健康

未来的模样(24)
优美段落   2014-10-27 00:52   浏览:117次  

就在我手脚酸软的紧要关头,不知从何处飞来一只庞然大物,它的突然出现,暂时分散了我的部分注意力。该庞然大物的体型高而大,乍看像一只鸵鸟,细看才知是一只鹅。该鹅,它的喙扁而宽,额块高而突,脖子细而长,背部平而宽,尾巴短而小,脚杆高而粗,脚趾间的蹼宽而薄。这是一只通体羽毛为白色的鹅,而裸露在羽毛外的喙、额、脚以及脚上的蹼则分别呈现红色。从其头部高而突的额块,可以准确的辨别出它是一只雄鹅。

雄鹅从降落到此地的那一刻开始,它就只顾低头边走边觅食,完全没有发现我的存在。它吃着地上的黑蚂蚁,就和普通的家鹅在吃稻谷粒一样的随意自如。就这样,一些蚂蚁被它吃进嘴里,吞进它的肚子里;在啄食的过程中,有些蚂蚁被它的喙夹成两半,一半被它咽下肚子,一半还在地上绞肠翻滚,作着垂死挣扎;还有一些黑蚂蚁感知危险的降临,四处乱窜,纷纷奔走相告,最后落荒而逃。很快,在泥地上肉眼可见的蚂蚁其数量已急剧下降。雄鹅似乎还没有吃饱,继续寻觅它的食物。多数黑蚂蚁已躲避回泥地下面,而蛇般粗大的蚯蚓却完全没有感知到危险的降临。它们依然在泥地上逍遥自在的弯曲,惬意的翻身,悠闲的蠕动。按理说,雄鹅的视力应该是绝佳的,它有两只眼睛长在高高的头上,和人类一样,可以聚焦寻觅目标。然而,它最先发现的是个头较小的蚂蚁而不是身形粗长的蚯蚓,也许正是因为蚂蚁爬行的速度远比蚯蚓快的多的缘故吧!

没过多久,雄鹅就发现了移动速度比蚂蚁缓慢的多的蚯蚓。它的喙正啄下两条合抱在一起的蚯蚓,宛若一把刀子一样,无情的把合抱体切割成两断,合抱体瞬间游离成四段体,其中一段被夹进鹅嘴,另外三段则在泥地上痛苦的挣扎着,或翻滚或弯曲,片刻之后,渐渐都往泥下方蠕动而去。这应该是两条正在交配的蚯蚓,它们的欢愉就这样被雄鹅破坏。

雄鹅吃蚯蚓的过程虽然有点血腥味,但我还是能够承受的住它的行为。最让我受不了的是,蚯蚓断端滴流出来的体液,使我的胸口一阵阵滑溜溜的感觉泛起,闷得真想吐啊!

不知是蚯蚓断端滴流出来的体液的气味,让那些躺在泥地上毫无警觉的蚯蚓有所警觉,还是残断后的蚯蚓发出了什么特殊的信号提醒并传递给了它们,使得它们在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里,陆续蠕动着各自的身体,并最终潜藏回泥地下面去。

雄鹅饱食了蚯蚓之后,似乎心满意足的样子。它高仰起头,伸长脖子,微微张开翅膀,慢慢晃动身体的尾部。它的这种有点得意忘形的姿势,让我误以为它要作着起飞前的准备,却原来它是在努力的拉大便。我看到从它屁股里挤出的粪便,那是此黄绿色的,有点稀薄,跌到地上就成一滩湿泥一样的热污物。

雄鹅从吃到拉整个环节,一目了然,这无疑是一只克隆鹅。记得外婆曾说过,普通家鹅一般是不吃荤腥的,它们以青饲料为主食,偶尔吃些残羹剩饭。而这只克隆鹅,吃了黑蚂蚁又吃蚯蚓,还吃得那么津津有味,从始至终都未曾见过它有去吃一根青草。可见,此地的克隆鹅与家养鹅还是有很大的区别。也许,它吃得主要食物,也是依靠黄色液体滋养出来的动植物,才致命它的体型如此庞大。若说外星人的黄色液体,其功效如此神奇,然而,我却不十分清楚,这些黄色液体到底从何而来,它自身又需要依靠什么来源源不断的滋养和创造它。

看了这么久,也想了这么多,此刻我才发现,地上已寻觅不到黑蚂蚁和蚯蚓的踪影,想来,它们都已经安全的返回泥地下的家园了。而我攀爬在树干上的肢体早已从原来的酸软到了酥麻再到现在的僵硬,我都不知道我要如何从树干上下来。此时的我,就像贴在树干上的一张皮一样,动弹不得。只有脑子的思维能力还是相当的活跃,眼珠尚且还能自如的转动,呼吸还算顺畅。正当我胡乱的想像着自己的身体的时候,雄鹅高仰着头向我靠过来。它要干什么吗?别是把我也当成它的食物,要来啄我的身体。这样想着,我感觉到我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眼见它离我越来越近,我努力的调整气息,希望身体快点摆脱僵硬的状态,从而可以下树来与它一较高低。我这样的努力居然唤不醒僵硬的肢体,雄鹅靠近的刹那,正是它攻击我之时,没等它的喙碰到我的身体,意念衣,我的好兄弟又伸出了援助之手。雄鹅要攻击我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都被意念衣的光晕弹了回去,使呆鹅永远无法真正靠近我的身体。

看着呆鹅频频做着无用功,却是一点也奈何不了我,又见我的身体分毫未损,这下可把我乐坏了。我哈哈笑出声来,并对呆鹅扬言道:“来吧!呆鹅!你尽管啄我吧!死劲咬我吧!把我的整个身体啄下树来吧!”

几秒后,呆鹅没有停止它的攻击,显然它是听不懂我说的话。我渐渐地止住了笑声,感觉自言自语,独自唱响一台独角戏甚是无趣。又见呆鹅平而宽的背部,我便突发奇想起来,如此平而宽的背,总能承受的住一定的重量吧!假如我骑在它的背上,说不定它能驮得动我也未可知?反正在这个空间里,有意念衣这样的好兄弟罩着,既出不了意外,又死不了,不如随心所欲的试一试,玩一把过过瘾,也可消磨一点无聊的时光。何乐而不为呢?这样想着,我便把心思转到意念衣身上来,先对它说一些感谢之类的话。再和它商量道:“我的好兄弟,请把我放到鹅的背上吧!一切拜托你了!”我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是高度一致,绝对没有心口不一的亵渎意念衣之念。

我的话音刚落,只见一团无声的光晕,将我的身体团团的围住,瞬间使我的身体脱离树干,使我连眨眼睛的时间都没有就已经稳稳的坐在了鹅背上。仿佛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似有种处在梦境中般,来得极速,也不够真实。然而,我确实是在鹅背上落了座。接下来,我依稀感觉两手分别抓到了一根类似于绳索的东西,具体是什么却一时难以辨识清楚;屁股下也感觉被垫上了一块极柔软的软垫,只可摸到却是依然无法辨清它的样貌。几秒后,我才逐渐看到一个若隐若现的透明之物罩在鹅喙上,由那个透明罩的两侧分出两根细长的隐隐约约的类似于缰绳的东西,此两根细长之缰绳一直延伸到我坐的那把若有似无的宝座上。

我倒带式的努力去回想刚才发生的那一幕,一切都模模糊糊起来,我竟不知道自己是在何时就一手拉着一根缰绳,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从树干上瞬间的移位到了鹅背上。随着这些去回忆,似乎没有多少记忆的影像留存在脑海里,真是神奇的妙不可言。

意念衣的极速,不得不令我佩服;它的贴心,更是无人能及。由于坐上了意念衣为我准备的超级软垫,我攀在树干上原来僵硬的肢体,如今变得活动自如。我的心情也瞬间升级到一个极点,就像刚被放出鸟笼的小鸟一样,特别的轻松愉快。

我拉紧透明缰绳,随口喊出一句:“呆鹅,快速地飞起来。”

克隆鹅自从被意念衣套上了“枷锁”的那一刻开始,它就变得极为温顺。可见,它的思想已被意念衣彻底的操控了。

随着我喊出的那句话的话音落下,呆鹅就乖乖的展翅,从地面“嗖”的一声飞上了树梢头。速度之快,搅动起周边的部分气流,使得周围的枝叶哗啦啦的跟着气流一阵胡乱的飘摇起来。不但如此,我的脸颊、口鼻仿佛也被大风极速的刮过一般,有点麻麻的感觉。

很快,我驾驭着克隆鹅平稳的翱翔在穹顶之下树林之上的空间里,这个空间比我看到的和想像的还要宽广,呆鹅可以在这个空间里自由自在的飞翔。我操控着它时而沿着半球体的内壁飞翔,时而直线式的飞行,时而忽高忽低的飞翔。到最后,我松开紧拉的缰绳,任由它自选飞行的路线,只要不触及棚壁和树的枝叶就可以。在飞行的过程中,我时不时的去看看半球体里的彩泡,它们是这个空间里最耀眼最灵活的“小精灵”;偶尔我也会低头去俯瞰一眼树林的动静,就在树梢头上,依稀可见几只鸟雀在那里跳来跳去。风呼呼的从我口鼻上刮过,阳光抚摸着我的脸颊,我放飞的心情从未有过的舒畅,心头难以抑制的兴奋感还在蔓延。

不知雄鹅在穹顶下飞了多久,也许它只是飞了一小会儿,也许已经比较久了。总之,当我心情舒畅的时候,总感觉时间走得特别的快。就在这个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散文精选

借钱
借钱 去年秋天,家乡来了一位老太太。老伴热情地款待了她,做了几个拿手菜,...
红与白(60)
红与白(60) 六十、葬礼结束 一般而言,烧“五七”的时候,丧家敬献的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