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A”,就送健康

小河弯弯向南流(小小说)
成语大全   2016-02-16 00:05   浏览:0次  

小河弯弯向南流(微型小说)

秋天到了,与自己相依为命十八年,从未生病的奶奶终于一病不起。天生下肢残缺、不能正常走路的女孩小云,双手撑地,艰难地给奶奶做了一碗鸡蛋汤,又去床边唤奶奶起来喝了它。奶奶昏昏沉沉,极其缓慢地坐起来,盯着小云看了好一会,忽然搂着她大哭:儿啊,我苦命的儿啊……

小云发现,近两年,奶奶总是经常无缘无故地伤心掉泪。她不知道这究竟为什么。其实,她想知道的,还有很多未解之谜。例如,她有爸爸妈妈,有姐姐弟弟,而且分明同住一村,却在十八年里极少谋面。就算自己是个有残疾的废人,也不至于这么绝情吧?……奶奶缓过了一口气,坐到小屋门口的一个废弃的大石碾盘上,给小云讲述了一段令人难以置信的天方夜谭……

十八年前,一生下来就没有正常下肢的小云,困扰了她爸爸丁大三天三夜。三天之后,丁大便与小云妈商议良久,达成一意见:除掉这个不详之物!那时,农村计划生育政策已经很严,只有除掉小云(如此的一个废人送给别人也不现实),他们才可以再生一个梦寐以求的儿子传宗接代而不被罚款。他们的方法很原始:活埋。月黑风高之夜,丁大抱着还未睁眼看一下这个美丽世界的小云,去到雁嘴儿乱坟岗中,挖了个坑,把她放进去,便开始掀土掩埋。不知是丁大下手太重,还是冥冥中的天意,小云突然大哭起来。这一哭,丁大倒不怕,只须狠心再丢几块土,她就永远闭嘴了,就算有天大的委屈,也只能到阴曹地府找阎王扯皮去了。可是,小云这一哭,把另外一个人吓得不轻!他就是镇派出所的刘警察。他办完事后赶夜路,正走到此处乱坟岗边,听到婴儿啼哭,说不怕,那是假的,但他毕竟不相信世上有鬼,一面拔枪朝天鸣枪示警,一面大声吼道“誰!干什么!”快步向哭声冲过去。明晃晃的手电光照着一个即将被掩埋的婴儿。他把小云抱回了派出所。很快案子就破了。丁大为此坐了五年牢;小云的妈妈因在哺乳期,政府未予深究……从此,奶奶就成了小云的监护人,十八年来一刻也不曾放松警惕,因为她怕那“挨千刀的”儿子再打小云的主意。

听完故事,小云的心像被尖刀划了好几道伤口。如此,她心中的所有疑问都有了答案。好在奶奶是天底下最慈祥的奶奶。奶奶让她幸福了十八年!小云出生前,奶奶就在远离村子的塘子河边,搭了个长方形的“沙牛棚子”,南头是厨房,北头是卧房,中有隔墙。小屋外三五丈远便是弯曲流淌的塘子河。自从活埋风波之后,丁大再也没管过这祖孙俩的死活。奶奶沿着弯弯的河坡,开了不少荒地,种瓜种菜,还养了三只鸡两只鸭,加上两个姑姑的接济,总算没有饿死。刘警察知道了这祖孙的情况,多次严厉斥责丁大,有一次还用枪顶着丁大的后背,让他送过一次米。奶奶平时有空就去捡破烂,积累到一车后,就用手推车弄到五里路外的程集街上去卖钱,再换些油盐回来。当然每次都不忘给小云带些好吃好玩的。七八岁前,奶奶时不时的把小云放在车上,推上街让她去看个热闹。最让她感到新奇的是,程集老街的石板路,光溜溜的石板中间却有一条凹槽。她很想下去摸一摸。八岁之后,奶奶逐渐年老力衰,小云则一天天长大增重,奶奶再也推不动她了,一直想去摸一摸程集老街石板路的愿望便只好压在心底了……

这天半夜,奶奶就不行了。小云点着一角钱一支的蜡烛,坐在床上,守着奶奶,不停地呼唤。但是千呼万唤留不住奶奶。奶奶终于两眼翻白,进的气少出的气多,口齿不清地说:“小云……云,云,云……云……云……”头一歪就再也不动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小云爬出小屋,朝着村子的方向大声哭喊,希望有人前来。巧的是夜静更深,又有南风,村里真的有人听见了。很多人闹哄哄的来,又闹哄哄的去了。奶奶也被抬走了。小云跟着人们的背影,一路爬了过去。在一幢灯火通明的四层小洋楼里,奶奶被安置在靠墙边的灵榻上,身盖白布,脸覆黄纸。小云在人们惊异的眼光中,有生以来第一次,爬进了原本属于她的家她的小洋楼的大门,手抓灵榻哀哭连声。正在指挥人们搭孝棚、请道士的丁大,看到小云,像见了仇人似的一声怒吼:“贱货,落气纸都没烧,你在这里嚎什么丧?还不快滚?! 小云抬起泪眼,满屋子的男女,她一个也不认识,但这个所谓的爸爸,给奶奶送过一次米,她认识,送米时说过的一句硬邦邦的话她也记得“吃哒去死吧!”。小云指着丁大,声泪俱下,厉声说:你,你不是人!

丁大恼羞成怒,抬腿狠狠地踢了小云一脚,厌恶地一挥手说:“快把这个不行祥之物弄走!”几个身强力壮的人一拥而上,把尖声惨叫的小云连拖带拽,弄到沙牛棚子门口,往地上一扔就走了。钻心的疼痛使她浑身战抖,但又无力反抗,只能眼睁睁地与保护了她十八年、临死前还一直念着她名字的奶奶阴阳两隔。

小云坐在棚子门口的大石碾盘上,忍着剧痛,直到天亮。塘子河水依然波澜不惊静静流淌。就在昨天,奶奶还陪她坐在这里,一咳一喘地说:“云儿啊,奶奶死了你可怎么办?”是啊,奶奶死了她该怎么办,她也不知道。奶奶是一垛挡风的墙,奶奶是吉祥的护身符。现在,那墙没有了,那符也没有了,誰敢担保,那个叫丁大的人,不会再次趁着月黑风高、夜深人静把她弄去活埋?……奶奶,你去到了哪里?大颗的泪珠涌出了她的眼眶。

……丁母王老孺人的葬礼办得非同一般的热闹。丁大五年前就承包了近三百亩农田,每年的收入绝对是值得骄傲的数字。他已经是丁村数得着的富人了,不仅腰缠万贯,而且财大气粗。银行卡一刷,他便从镇农业银行贵宾室提出来大叠的百元大钞,往自家堂屋的大桌子上一顿,底气十足地说:“九万块,丧事岔倒办!!”于是乎,,丧鼓,乐队,电影,舞龙队,腰鼓队,花鼓戏,负重龙杆,七样点子等应有尽有。连邻村的人看了,都竖大拇指称赞:这才叫孝顺!

奶奶的丧事大张旗鼓地办了五天,小云就在石碾盘上坐了五天。等一个过路人看见小云时,她已经死了。她双眼圆睁,浑身肿胀。大群的苍蝇在她身上欢快地起落。接到报警的是派出所小刘警察。他是曾经救过小云一命的老刘警察的儿子。小刘立即把小云的死讯电告了已在县公安局任职的老刘。父子俩曾多次议论过小云的事。老刘警察狠狠地骂了一句“狗日的丁大,恶性不改!”亲自带队前往丁村,把丁大夫妇铐住,押上了警车。经法医鉴定,小云双臂肘关节脱臼,髋骨严重骨折,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但直接致死的原因还不是这些。她是饿死的!县检察院向人民法院以“虐待罪、遗弃罪”起诉丁大夫妇。老刘警察还气愤地把关于小云的所有事情都捅给了县内外各大媒体的朋友,他要为冤死的小云出一口恶气。如此一来,丁大夫妇面临的不仅仅是法律的严惩了。

就在许多人们为小云的是是非非闹得沸反盈天、不可开交之际,小云并不知道自己死了。她依稀感到身下坐着的碾盘,化成了一朵白莲花,托起她沿着塘子河细密轻柔的涟漪,轻轻飘荡,终于追上了在青草河岸踽踽独行的奶奶。祖孙俩又惊又喜,相互依偎着,去向了幸福的天国,只留下小河弯弯向南流……

作者:黄田主人

首发散文网:http://www.sanwen.net/subject/3816099/

上一篇:她和他...下一篇:群蛙杀鸭...

散文精选

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
高一开学不久,党的十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召开了,2007年了嘛,然后...
重温乡愁且问乡愁
写乡愁的人 他去了 留给世人的还是还有 各式各样的无尽乡愁 这多又多的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