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A”,就送健康

乡下那些事/第五章南召之行2
成语大全   2016-02-13 13:33   浏览:0次  

摩的是一辆老幸福摩托改装的,那时候幸福250摩托车,在乡下随处可见,这种摩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声音大,好像过飞机,有劲,而且特别耗油,管大贵一个人坐在用铁皮改装的猪笼一样的摩的上,摩的在漆黑一片的山路上老牛一样往上爬,不远处山脚下火车站的灯光渐渐变成一片迷离的微弱。

山风很凄冷,如同两边黑黢黢的岩石一样,不远处是漆黑一片模模糊糊的重峦叠嶂,板山坪镇在大山深处,属于伏牛山南麓,素有“八山一水半分田,半分道路和庄园”之称。管大贵耳朵里幸福摩托的声音让他不由得想起来表弟的故事。

表弟没有去广州之前,在家游手好闲,那时候拥有一辆幸福250,不亚于现在的年轻人拥有一辆赛车,在摩托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里招摇过市,可以引来许多路人,尤其是女孩子的注目青睐。

表弟的父亲是一个农场的园艺师,承包了一大片果园,果园下的空地种了很多红薯,红薯成熟的时候,出红薯很费劲,他就哄着父亲买一辆幸福250 ,说可以打场种地,可以把红薯犁出来,不像是现在一棵棵出,太麻烦,一辈子老实巴交的农艺师相信了儿子的话,就拿出来一部分积蓄,买了一辆幸福250 。

那天农场很多人都在看父子俩用摩托车出红薯,摩托车后面套上犁铧,表弟骑着摩托车,农艺师在后面扶犁,表弟一加油门,摩托车拉着犁铧一下子到了地头,把农艺师弄了个嘴啃泥,表弟一脸尴尬的笑,第二次,油门慢慢加,就灭火,弄了一个上午,除了父子两个一脸泥水,半个红薯也没有犁出来,农艺师才知道儿子骗了自己。

这时候摩托车突然停了,管大贵撩起车帘子,那个五十多岁的车主,嘴里嘟嘟囔囔,一个劲的踩摩托车,前面不远处的山洼里有稀稀拉拉的灯光,摩的司机说下山就到板山坪了,看山跑死马,别看觉得灯光很近,估计还得十多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咋了,车坏了,管大贵问“?

可能是火花塞淹了,摩的司机的话音里有一种无可奈何。

他佝偻着身子,一边把火花塞拔出来,用一张新钱擦拭火花塞上的积碳,一边说,我们一般天黑以后不去山里面,山路不好走,而且还有大兽出没,给多少钱也不去。

管大贵知道司机的意思是想让加钱,不过司机后面那句半真半假的有大兽的话,让在平原长大的他出了一身冷汗,赶紧把头伸进车厢里,好像外面不远处就有老虎狮子一样。

管大贵又从兜里掏出来五块钱,摩托车才重新吼叫起来,二十分钟后,摩托车拐进了一个全是清一色的石头房子的村子,村子口,有一棵一楼粗的大槐树,槐树下有一个磨盘,磨盘上有一个石磙,磨盘旁边有一个牌坊,上面写着小余坪村四个大字。

这时候一束手电筒光线,在漆黑的夜里如同利剑一样从村里射出来,然后是几个人的说话声,管大贵跳下车,手电筒不一会就射在摩托车和管大贵身上,管大贵忙用手挡住脸,摩的司机大声用本地话喊着,照个球啊。

来了三个喝得醉醺醺的男人,都是一身山里人的打扮,腰里还束着围巾一类的腰带,其中一个大高个,走上前来说,是漯河来的吧,管大贵知道这就是他要找的联系人。

拐过几个胡同,在一个低矮的房子面前停下,一个牛犊一样大的黑狗,两只眼睛在手电筒灯光下发出来狼一样绿莹莹的眼睛,管大贵不由自主躲在那个人后面,那个人亲昵的对狗呵斥,黑子,去上房去,黑子警惕性的用鼻子在管大贵腿上嗅了几下,跐溜一下子就跳上了房子。

屋子里凌乱不堪,一个八仙桌上摆着一盆看不出来什么肉的菜,几个酒瓶子七倒八歪散落一地,八仙桌上方,有一个毛主席老人家挥手的画像。

来来,山里没什么好招待的,先喝一口酒,去去寒气,这个叫阿财的拿出一瓶没有标签的酒瓶,往一个褪了色的糖醋缸子里咕咚咚倒了大半茶缸酒,然后自己也倒了一点。也许是太冷,也许是为了驱赶陌生的拘束,管大贵举起茶缸,一口气喝了一大半,那一天晚上管大贵喝了多少酒,记不清楚,反正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觉得头木木的,跑出去找到水缸喝了半瓢冰凉的水。

大山里的黎明来得晚,十一点的时候,太阳才羞怯的在高耸入云的山头露出,阿财领着他七拐八拐,来到了一个很气派的房子面前,阿财说咱先让书记在大队喇叭上喊一下,这句话让管大贵有点迷惑不解,找小姐应该是悄悄的事情,怎么可以在广播上吆喝。

大队书记是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小个子老头,看着管大贵胳膊下夹的一条白河烟,听了阿财的简单说明,喜笑颜开的接过烟,就打开扩音器。

山里的中午时分,山里人才刚刚起来,村子里漂浮着一股子清新的板栗的气味,一大片白色的雾岚在不远处的山头漂浮,扩音器里传来老书记有气无力的声音:全体村民请注意,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有人来咱村招人来了,不要在家闲坐了,你看看别人家的女人,出去不到一年,银行有了存款,屋子盖高了,现在的社会啥丢人,没钱丢人。。。。。

这样找小姐的方式让走南闯北的管大贵大吃一惊,不过不一会就来了好几个穿着朴素的女人,其中一个还大着肚子,女人们七嘴八舌问,那边的男人好侍候不,有钱没有,然后就定下来了六个女人,不过年龄都是三十多岁,老书记解释说,年轻漂亮的女娃子都去了大城市的酒店洗浴中心干,你们那地方的小饭店养不起年轻漂亮的女娃子。

出来的时候,阿财找了一个拖拉机,女人带着头巾,脸上是一种出门的喜悦和忐忑不安,拖拉机爬上半山腰,阿财指着村子里已经不是石头房子,而是青砖楼房的房子说,这家的老婆和小姨子也在你们那饭店干,那一家的妹子,小姑子在郑州干,什么地方形成了风俗,就没有了什么礼义廉耻,这地方的女人百分之七十都出去做小姐,大家相互春节回家都是问拿回来多少钱,那地方男人怎么样,然后互相交流信息,决定明年一起去。

走到南召火车站,阿财给黑妮,用公用电话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准备一些被褥,找了六个小姐,然后去买火车票去了

首发散文网:http://www.sanwen.net/subject/3815622/

散文精选

谁更凶
题记:夫妻嘛!谈对象的时候叫做天作之合,过日子的时候算得上冤家对头。矛盾...
描写父爱的美句_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