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A”,就送健康

网(中篇小说)(17)
成语大全   2016-01-31 15:37   浏览:0次  

易声朝每天忙上忙下的,新车间的试生产工作在稳步推进。江沅市把他的公司做为市里农业深加工的龙头企业来扶持,可以说,在江沅市,只要易声朝说声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难处,市里都会马上派人协助他解决。做为市里唯一在省长办公桌上挂上号的重点企业,大家对其是呵护有加,他公司里的事情,哪个部门也不敢拖着不办。

到了秋天,村口那几棵枫树渐渐地红了,村前垅里的田里铺满了黄灿灿的谷穗。房前屋后都是瓜果飘香,那一丛丛红艳艳的三角梅和红绸缎一样的绣球花,就像一团团燃烧的火焰,映红了丰收的木溪村。风调雨顺的年成,使得村民都感觉这年成真是太好了,农业税也不要交,种田的收入是自己的,政府还给种田的发补助金,这可是有史以来从没有过的好事。只要把种子撒到地里,该下雨的时候,雨就下了;该天晴的时候,一连十多天都是太阳高照。不要操什么心,加上易声朝公司今年给村里捐了两台收割机,村里所有人的稻谷全部由他公司免费收割,村民只管自己晒好入仓。今年木溪村几乎每家都有人在易声朝厂子里上班,逢年过节,厂子里都会发一些水果,糖果,食用油一类的东西,大家都感到特别高兴,以前只是看到乡政府里面的干部发过,想不到这山窝窝里的老百姓也有这么好的事!

易传华这段时间忙得不得了,几个乡的红薯种植基地都到了收获的时节,都反映今年是大丰收,这么多红薯,担心公司能不能按约定敞开收购?易传华和易声朝他们早已经算过,新厂房还有十来天就可以投产,新增加了四条生产线,老厂区可以做为仓库使用,市里的农商行也早已洽谈好了,资金没问题,生产加工能力也没问题,因而易传华拍着胸脯给各个种植基地的人说,你们只管送来,公司会按标准按合同收购,也不拖欠你们的钱,公司不喜欢别人欠钱,也不喜欢欠别人的钱。

易声朝和易延汉,拿着自己的红薯粉丝,带上十几个销售部的年轻人,参加全国农产品展销会,由于没有准备经验,跑到上海展览中心时候,展馆已经没有好一点的展览位置。还算好,江沅市住上海办事处易主任早就接到市委罗书记的电话,要他全力协助安排好易声朝他们参展事宜。

易主任也是太平乡人,在江沅市驻上海办处工作大几年了,对于上海还是比较熟悉的,尤其是对龙杓古镇在上海的宣传还是蛮有成效,每到长假,上海那边过来的飞机和火车上的座位都是坐得满满的,来龙杓古镇旅游的上海人一年比一年多。

易声朝在易主任的帮助下,在展馆的一个拐角处,要到了一个比较大的临时展位。由于自己产品的包装不是很吸引眼球,第一天,基本上没有什么客户看。除了一些老顾客如广州的翁老板过来,看看有什么新产品,签了几单合同,就基本上没有新客户光顾。易声朝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易延汉,也亲自站到展馆门口发名片和产品宣传资料。有时,只要有人停下来拿着资料瞟一下,就会请他们到展台去看,真的是使出了吃奶的劲,但收效甚微,自己的展台还是那么冷冷静静,顾客稀少。

晚上,易主任请他们一行人吃饭,易声朝他哪里还有什么胃口,人也累了,没有什么效果,急人啊!

“易总,人是铁,饭是钢,先把肚子填饱,我们一起分析一下,到底怎么才能打开这个局面?我就不相信,这么好的绿色食品,他上海人就没有人识得。”

“老乡主任,我是心里急啊,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原先是抱着一肚子的希望来的,要是没有什么办法打开这个局面,今年厂里的产量那么大,都压到仓库,资金就会周转困难,我又该怎么办咯。”

这时,坐在旁边的易主任老婆肖艳梅,接上话,“你们都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吃的锅面吗,每到假期,母亲就会为我们线锅面,那味道是真的好吃,我在外面还没有吃到那么好吃的红薯粉。”

是啊,那锅面确实好啊,尤其是劲道足,加上那纯手工制作,一般外面的人还真不会做,这倒是可以做做文章,也许还能重新打出一片天地来,易声朝手一拍桌子,脑壳一下生出一个主意。

“是啊,肖姐的一番话,倒是提醒了我。我们明天,来个现场现做,线锅面,免费品尝,你们看可不可以?”

“哎,这是个好主意,可惜我们没有带工具,尤其是线锅面的竹筒子,我们到哪里去找啊?”易延汉有点担忧地说。

“免费品尝是个吸引眼球的好法子,事情就是这么巧,去年回老家过年,老母亲送了我们一大袋红薯淀粉,我还特意跑到屋后面的竹山里砍了一根老竹子,削了一个线锅面的竹筒,好用得很。想不到,还能在这大上海,助你们一臂之力,要得,好!”易主任也高兴地说道。

易声朝他们也顾不得看看上海热闹的外滩,逛逛霓虹闪烁的南京路。几个人一起跑到易主任的宿舍,把一套工具全部拿齐了,大锅子两口,气灶一套,总而言之,几乎把易主任厨房里的大家伙都帮出来了。易主任跟展馆负责人沟通了一下,恰好这个负责人祖籍也是湖南湘西的,都是老乡,平常也经常来往,打过很多交道,没费什么口舌,就同意了。

第二天,肖艳梅特意穿了一套碎花蓝色衣服,头上围了一根同样颜色的头巾,赶来帮忙。在易声朝他们面前,她是个大姐,加上也是太平乡那方山的人,线锅面的手艺应该比他们都好。易主任还临时到外面请了十个礼仪小姐,来帮易声朝他们。

把锅盆碗筷摆好,灶台一架,广告牌一支,加上肖艳梅一身山里乡土气息的服饰,站在水烧开的大锅子前面,使劲地拍打竹筒,一根根锅面就慢慢地线了出来,在开水里滚几路,马上用一双又大又长的竹筷子捞出来,放到旁边的冷水锅里。当然这个锅里的冷水用的是桶装矿泉水,易延汉几个人就带着一次性的手套,忙着把一碗碗的锅面加上佐料,基本上就是葱姜蒜和香醋一类的调料,然后由礼仪小姐端给过往的客人。

看到肖艳梅那身碎花蓝色土布衣服,来拍照片的人越来越多,很多吃了一碗的客户,还想再吃一碗。围看的人越来越多,有几个高鼻子,蓝眼睛的老外也特意挤了进来,举着手机猛拍。这时,展览组委会的人过来了,看这越来越多的人,就怕出事,连忙呼唤保安队长,迅速调集保安过来维持秩序。排队等着吃锅面的观众都排到了展馆的大门口,最起码有上百人。

上海东方电视台的也赶过来采访,易声朝面对着镜头,落落大方,大力的宣传太平薯业粉丝的绿色品质和工艺的原始味道。太平粉丝,绿色环保,除了红薯淀粉,不添加其它任何成分,并且欢迎所有的客人到天平乡——湘西的天然氧吧,去看看,看看那里的青山,看看那里的绿水,看看那里常年云涌雾绕的梯田,还有朴实古拙的民风民俗。恰好,公司上次请江沅市电视台的人制作了一盘宣传片,易声朝带来了。易主任听说后,马上派人取来电视,开始循环播放,而东方电视台的采访报道也在当天晚上的黄金时间播出。

第一天的免费品尝广告做的效果非常好,尤其是看了肖艳梅线锅面的表演,来洽谈合同的人越来越多,包括一些全国性餐饮连锁店的食材采购总监都跑过来,询问和洽谈合作事宜。

接着的几天,太平薯业轰动了整个展会,易声朝带来的红薯淀粉远远不够,后来只好规定每天的碗数,有时候,开馆一两个小时就被抢完了。特别是,韩国的一个餐饮集团,观察了好几天,尤其是和面团的环节,几乎是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确信是不添加任何添加剂后,到最后一天,找到易声朝,签下一个年销上千吨的购买合同。

易声朝自己都想不到,运气转得如此之快,是如此之好,若不是碰到老乡易主任,要不是肖艳梅提醒他,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营销方案出来。一步跟住一步,在关键的节点上,总是碰到贵人的相助,人啊,只要努力去闯,总有一张网等着你去结,并且这张网又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某个节点上,收获着你意想不到的东西。

易声朝的上海之行,让太平薯业公司的名气一下就在行业内提高了很多。全国各地的客户纷沓而至,有来谈地区总经销的,有来考察太平薯业的生产能力的,但更多的是跑来看个究竟,太平薯业的红薯种植基地是不是易声朝他们宣传的那样,那么大?那么绿色环保?在种植过程中,难道真的不用一滴农药?不用一袋化肥?都带着一个眼见为实才放心的想法,来到公司总部所在地木溪村考察。

易延汉这段时间光招呼这些来公司种植基地考察的外地客户,就忙得有点转不开身,还算好,李副市长从市里安排好一些旅游和工业局的工作人员来帮忙接待。好在公司在木溪村的红薯种植基地就在村后小峡谷的谷雨坡上,一大坡的梯田全部种植上红薯,因为是迟熟品种,薯藤都还是绿油油的。通过一条偶尔还有一块残缺的石板小路,就可以到达谷雨坡对面的半界上。

谷雨坡,是木溪村一块肥沃老山田,原来还住着几户人家,过着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犹如世外桃源一般。坡顶是一片竹山,竹山下有两口泉水,浇灌着坡上的百十亩田地。后来,因大集体的原因,加上生活确实越来越不方便,就陆陆续续都搬到山下的院子里。又后来,村里的年轻人相继出去打工,村里就只剩下一些老人和儿童居多的留守者,谷雨坡上的梯田就一年比一年荒得多,到前几年,就基本上没有人做田了。但前年,易声朝他们筹备回家开公司以后,这里的田就被他们几个看上了,开农业加工一类的公司,必须得有自己的种植基地做为后盾,客户才会相信自己产品是真真的原生态。反正荒了也是荒了,转给他们每年还得点钱,所以易声朝他们一提流转谷雨坡的荒田,木溪村的老百姓都没二话说。大家都是这么认为,只要易声朝他们多少给点流转费,就当是给这些田认个主子,在外人眼里,虽然这些荒田给别人种了,但是主子还是原来的,没有变。

浅秋的谷雨坡,还是绿意葱葱,竹海里的翠竹摇曳不止,婀娜多姿,竹涛波涌。一层层的梯田被红薯藤爬满了,以前荒草丛生的梯田又变得绿油油的,薯藤翻过田埂,爬满了田坎。无论是从半界上的底下看,还是从半界上的高处看,百十亩的红薯基地绿得惹眼,很多客户纷纷在此拍照留影。那口竹林里流出的泉水,被人架了几个木×,用破开的半边竹子接到那个已经荒废了十几年的老屋场旁,清冽的泉水,还有点淡淡的竹子的清香,大家就用嘴直接对着喝起来,之后都说好水啊,清凉甘甜,在外面是很少能喝得到。

客户是越来越多,大家好像都是我带你,你带他,公司在市场上的口碑也越来越好。在销售部排队等货的单子压得易声朝头都是痛的,有些只得给顾客解释解释再解释。

易声昆的压力也很大,原先以为新车间开工以后,老生产线就可关闭不用。后来一看,要货的那么多,只得把长沙师傅请来,把旧机器维修一下,重新开动起来。日夜不停的生产,才满足了易延汉那个销售部的百分之九十的发货计划。易声昆是个较劲的人,做事认真,只怕产品出质量问题,每批产品出来后,都要亲自看看。这不,有一批产品,因催得急,红薯没洗干净,出来的淀粉,竟然能看得出泥沙,易声昆发现以后,马上把该批半成品,全部倒掉,并追责到每个关节。罚款,开现场会,首先罚了自己的款,并且是此次罚款中最重的。易声朝也承担管理责任,公司上下看到老板都是管理的如此严格,都二话没有说,始终把质量放在首要位置。

韩国的客户也亲自来到木溪村,考察一番后,非常认可易声朝公司的产品。他们要的就是无污染,天然的产品,价格也比别人出得高。当第一批发往韩国的红薯粉丝的车从木溪村开出时,易声朝还举行了一个盛大仪式,请了李副市长等市领导来公司参加,还有很多曾将帮助过他们的乡邻们,都一起见证了这深山里的东西走出国门,出口到国外的激动时刻。

过了十年,易声朝的公司总部已经搬到上海,做为国内红薯加工类的第一股,其股价已经高达五百元一股。公司也不仅仅是只卖原先的红薯粉丝,更重要的是,公司已经进军到医药领域,从雪峰山的狮王红薯里面,公司的医药研发部门已经成功提炼出抑制癌细胞生长的成分,并且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国际专利,公司已经成为世界农业医药公司的龙头企业。其产品成为世界上治疗各类癌症的首选药物,且治愈率达百分之九十以上,易声朝也因此获得联合国授予的人类杰出贡献奖。

虽然总部已经搬到上海,但易声朝每年还是要到木溪村里住上几个月。他把木溪村重新修建了一下,村里的一切设施全部由公司出资建设,并且还做为公司员工的疗养基地,以及招待重要客户的休闲之地。他特意从北京请来世界著名的乡村规划设计师,修建了一个直升飞机场。一百多栋乡村别墅依山而立,注意,那不是我们平常见过的那些别墅,而是依照木溪村过去有钱人家所修的房子样式,添加一些徽派元素,青砖黛瓦,马头墙昂首高翘。每座房子均以青石板路与其它房子相连。村民每户都有一栋,剩下的一部分就是公司的,用来给高管休假和招待公司大客户。

木溪村的年轻人基本上都到易声朝公司里上班,有一般岗位的,也有在公司里磨练几年后,走上公司高管岗位。易宏还是木溪村的村长,算起来,已经当了4届了,这几届恰好也是村里变化最快的时候,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走过来的。他的儿子易坚现在负责非洲市场,一年到头,在家呆不上几天。还算好,现在网络科技发达,一个星期可以跟远在埃及的儿子一家视频几次,以解想看大孙子的苦念。

易书生已经七十多了,易声朝入党后的第二年,他就把村书记的位置移交给他。自己做为一个老村干部,也时时关心着村里的发展问题。易声朝也没有遗忘自己曾经的承诺,公司经过几次的股份制改造,每位村民,都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如宅基地,耕地,山地和现金等入股,参入到公司里面,通过多次的扩股,送股,几乎每户的资产都是几百万以上,老一点的村民,每年的公司分红,养老都绰绰有余,甚至能跑到世界各地去旅游几次。村里年轻人读书,都是公司负责其读书费用,考上北大清华一类大学的,村里还要奖励五十万。易书生,每天都是很悠闲的,在村里的楼亭里下下棋,有时天气好,就去村里新修的龙子湖钓一钓鱼,日子过得蛮滋润。

易声朝既是董事长,又是村里的书记,还是江沅市的政协委员,更是江沅市里的二个全国人大代表之一。公司的执行董事,易声昆性格也大有变化,原先不太爱做声,现在做个报告,可以讲几个小时不停顿。易延汉一年大部分时间是在天空中过的,全世界的每个角落,他基本上都去过。易传华,手下所管的生产基地几乎把湘西的雪峰山脉和武陵山脉全部占领了,说起来也怪,这个雪峰狮王红薯,放到其它地方种植,其抗癌成分就没有了,因而省里协调有关地区,把这几十个县全部用来种植这种红薯,当然,红薯的价格也是今非昔比了,都翻了四五倍,有时,还供不应求,偶尔还会缺货,易传华的头还是经常是大的。

木溪村已经变成了一个旅游之地,李副市长已经退居二线,一年不时被易声朝请来休养几次,木溪村的笆叶冲被修了一座大水坝,原先的峡谷小溪,变成了一座幽蓝的深水湖泊,湖边的山上,林木葱郁,山谷里不时回荡着几声悠扬的雁鸣。一条邻村修过来的水泥路,直通经常云雾缭绕的谷雨坡,在那竹涛声里,在那山泉旁边,几座独具特色的木房子,静静地立在半山腰上,里面住着两位从外面来,在此修生的年轻人。也许是想在这个地方,找寻一种禅意的人生,远离繁华尘世,只是想过一种,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生活。

易宏和易声朝两个人,坐在村里青石小径旁的梨花亭里,身边围着几个看热闹的乡亲。淅沥沥的春雨,湿润了有点变色的木柱子。地上还是熟悉的打三棋,只不过是棋盘已经刻在一块巨大的青石板上,那纵横交错的线条,就如一副巨大的网,棋子离开了这幅网,只不过就是一颗简单的小石子,或者一截毫不起眼的小木棍,或者一片谁都可以踩踏的小树叶。(全文完)

首发散文网:http://www.sanwen.net/subject/3814211/

散文精选

谁更凶
题记:夫妻嘛!谈对象的时候叫做天作之合,过日子的时候算得上冤家对头。矛盾...
描写父爱的美句_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