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A”,就送健康

网(中篇小说)(13)
成语大全   2016-01-31 02:07   浏览:0次  

到了盛秋的农历九月中旬,天气逐渐变得有点凉凉的,晚上睡觉都要盖上厚一点的棉被。木溪村的气候就是这么好,夏天从不要吹风扇,夜晚还得盖个薄一点的棉被,或者线毯。村民忙了过一个收获的季节,冬种的农活也都做得差不多了,村子与溪边之间的那一片田地栽满了有点细小的油菜苗,屋旁边的萝卜田里是一片片嫩嫩的萝卜菜,长达半年之久的农闲时节来了,村民也终于可以安心地歇一歇,犹如这木溪村的山,木溪村的地,木溪村的溪水一样,艳丽灿烂了一个春夏,在这秋冬季节,也会褪去美丽的妆容,脱下华彩的衣裳,换上萧瑟的素颜,一切都变得这样淡然和静然。

易宏的老婆唐薇,看到秋高气爽的天空,每天都是秋阳高照,就把自己挂在屋檐梁下,晾了二十多天的黄心狮王苕取下来,洗干净,放到锅里蒸熟,再用菜刀切成一手指头宽的长条,均匀地摊到木制案板上,案板是摆在两张长凳子上,在太阳底下晒几天,晒到水分八成干,这样太平乡特有的太平红薯干也就做成。由于黄心狮王苕糖份高,晒好的红薯干通体淡黄,柔韧,淡淡的薯香,吃在嘴里,很有嚼劲,这种红薯条也是江沅市的一个有名的土特产。很多吃过一回的客人,都感觉味道很好,一到秋冬季节,就想着这个味道的太平红薯干,然而在城里是很难买得到,有些人就会想法设法托熟人到太平乡来买。但是现在只有一些老年人在家,晒的红薯干只有那么多,因此价格也就一年比一年贵。这种红薯因其需要太平乡特有的小峡谷的气候环境,需要含矿物质多的土壤以及丰富的山泉水,因此也只有在太平乡这个地方才能种出这种特有的红薯,如果移到其他地方栽种,黄心狮王苕也会变得清淡,无味,甚至颜色都不是黄得那么自然。

龙小军看到伐林季节已到,就抽空赶到江沅市林业局,把今年上半年市林业局就已经下达给木溪村的木材砍伐指标正式填到砍伐证上,再打一个电话,要易书生和易宏两个人上市局来拿,只要把砍伐证拿回去就可以安排伐林,也就是说可以开卖了。自己还得开始安排人手砍伐,也有些事情要跟他们两人衔接一下,要敲定好,把他们喊上来,一起喝喝酒,泡泡脚,休闲休闲一下,那什么事情就都好一些。其实,这些林木砍伐指标也只是一个对外人来说很难办的事情,对龙小军他来说,只不过是个必走的程序而又分分钟就可以办好的容易事,指标多和少还不是听他怎么给局里打报告。

听说又要去龙杓镇,易书生这几天有点感冒,浑身无力,每天还要到村医李医生那里去打吊瓶,龙小军也真是的,不就是一个林木砍伐证吗?何必要两个人去,多花冤枉钱?他就要易宏一个人上龙杓镇去龙小军那里拿回村里今年的林木砍伐证。

易宏把老婆唐薇晒好的红薯干,装了两大食品袋,大概一袋有十多斤重。中午就上了去龙杓镇的班车,车上只有稀稀拉拉的四五个乘客,易宏上车之后,选了一个靠窗户的一排座位,把红薯干放在邻座,头往后一靠,眼睛一眯,就开始睡觉。

从太平乡到市府所在地龙杓镇,需翻过雪峰山,翻过雪峰山的盘山公路被人称为雪峰天路,其弯之多,路之窄,坡之陡在全国都有名。从爬山,到翻过山顶,再下到山脚,期间就要花费两个多小时,一路盘曲颠簸,只有睡一睡,才不容易晕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班车沿路停过不停,中间经过五六个乡镇,短途的旅客也还是比较多,上来一拨,又下去一拨,有赶场的,走亲戚的。班车一直到下午四点钟才到达龙杓镇,而龙小军早已在汽车站门口等着他。

“宏哥,今天坐这么久的车,坐吃亏了吧,今天的车子好像比平常晚好多。从太平乡出来坐车,就是翻这个雪峰山老火,左转一个弯,右转有又是个弯弯,上几十里,下几十里,不经常坐的人最容易晕车。今天没有晕车吧?怎么书生书记没有来?”

“今天还算好,没有晕车,害得你到这里久等了,这怎么要得。你在家里等我就可以,我以前到过你家,能找到你家。书生这几天舒服身体不太舒服,可能感冒了,他要我一个人来。来,龙站长,这是我家里自己晒的红薯干,你们都说好吃,你一袋,还有一袋送给你们局长。”

“你宏哥怎么这么客气咯,我又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你,这怎么行?说个实在话,你们的红薯干那是真的好吃,现在到外面超市确实还买不到你们那个地方那么好吃的红薯干,那我先替局长谢谢你宏哥,走,上我的车,先去把晚饭吃了。”

龙小军把车开到芙蓉大酒店,两个人进了龙小军早已订好的豪华小包房。服务生把茶水上好,就请他们两个人点菜。易宏看到只有两个人,就说随便吃点什么,龙站长安排什么就吃什么。

“那怎么行?宏哥你一年又能到这个龙杓县城几次?今天我请你,都是应该的,我到你们木溪村去,你宏哥就是不请我吃饭,我也会去你家喝酒。今晚你不要讲什么客气,想吃什么你就点什么。今天晚上,我们俩弟兄是不醉不休,这里也没有外人,一定要吃好,喝好,玩一个开开心心。”

“你看你龙站长太讲客气了,本来今年你帮了我村里一个大忙,照顾我们,帮我们要到这么多指标,我们谢都谢你不赢呢,今晚算你请客,我们村买单,好不?”

“哎呀,你宏哥这就见外了,到了我家门口,你来买单,那不是在抽我耳瓜子?你什么都不要说,你只管点菜,其它事情与你无关。我们这么久的关系,就象蜘蛛网一样,你连着我,我连着你。没有你和书生书记的支持,我的工作再怎么做也做不得让上面领导如此满意的呢?来,点菜。”

看龙小军这么说,易宏也不好再说什么,就点了几个菜,龙小军自己又加点了几个菜,最后,要服务员先上一瓶本地出的五十年窖藏酒:千年湘西老窖。

不一会儿,菜就开始上桌,龙小军把两个人的酒杯都倒满了酒。你来敬我一杯,我往你回敬两杯。本身两个人都善谈,酒一上身,豪气一来,那就无话不谈,所以说酒桌上的话就格外多,两人好象多年没有见到的兄弟一样,话是一句比一句舒坦,酒醇情更浓。酒喝到都有点上脸的时候,龙小军就把自己准备过几天,就直接安排人工去木溪村上山砍伐的想法说了出来。

易宏马上爽快的答应龙小军,端着半杯酒说:“龙站长,你随时可以安排人去,就按上次我和书生书记陪你一起去看的地方去砍,现在的人工很难请,我老哥也不会让你做亏本生意,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半。只是老哥有一事想请老弟帮帮忙,就是这次砍树,木溪村有几个人想来,你能安排一下不?”

龙小军也端起酒杯,醉意蒙蒙地说:“好,只要你宏哥一句话,我们的生意就成,我就是不赚到什么钱,我还是记得你宏哥的。要是书生书记来了,我们的酒就喝得更有味,等把这批林木砍完了,我请你两个人去中鹤市好好玩一下。村里有人想来,我都可以安排,但我想安排去别的村做,可以不?今晚我还有安排,等一下我陪你去个泡澡,很舒服的。”

“龙站长,你放心,书生那里我包你去说好,你只管放心安排人去山上,村里的那几个人你就放到心上,至于安排到哪里,你说了算。泡澡就算了,你这么破费我都不好意思。”

“宏哥,人的一生不但要多找钱,还得会享受。找到一点钱,象我们乡里那些老一辈人那样,辛苦一辈子,省吃俭用一辈子,把钱存到银行,等人老了,什么都奈不何,存着那么多钱又有什么用呢?人啊,何必苦了自己。来,宏哥,喝了这杯酒,我们就吃点饭,我们再一起去享受享受。”

“还是你讲得有理,实在,好,我今晚听龙站长安排,来,我借花献佛,谢谢,干完为敬。”

从酒店出来,易宏的脸红得像关公一样,走路都是轻一脚,重一脚的,龙小军看起来倒是没有一点醉的样子。易宏搭着龙小军的肩,嘴上叼着一根烟,走进隔壁的芙蓉休闲洗浴中心。

芙蓉休闲洗浴中心是龙杓镇也是江沅市最大最豪华的休闲城,集茶楼,棋牌,按摩,洗浴,KTV歌厅于一体的娱乐场所,其装潢富丽堂皇,里面美女如云。一到晚上古城的夜幕拉下来的时候,整座休闲中心就灯光璀璨,霓红闪烁,车水马龙,生意是出奇的好。传说其老板不但江湖地位显赫,而且市政府里都有好兄弟。基本上整个县城里的高档娱乐消费都集中在这里,甚至中鹤市都有人跑来娱乐消费。

龙小军刚跨入大厅,感觉香气扑鼻,好像进入温柔之乡,这时有个美女服务员走上前来,一声欢迎光临,请问两位先生需要什么服务,语句侬软,说得两人心里很是舒坦。龙小军直接说去五楼洗浴城。

走出电梯,进入洗浴城。灯光顿时又柔和了很多,灯光和走廊都变得有点暧昧,浓浓的香水让易宏感到从未有过的忐忑,龙小军好象是熟客一样,对服务台的领班耳语一下,就来了个服务员,把他们一人安排了一个包房,在门口,龙小军对易宏说:“宏哥,到这里你就听他们安排,其它你不要管。晚上也可以就到这里睡一觉。”

易宏走进包房,里面的东西好多还是第一次看见过,一个大的木澡桶就想自己家里杀年猪用的木王桶,还有一张很大的双人床,正在看的时候,门口传来敲门声,门实际上没有关,一个高佻,面容娇丽的女人拿着浴巾和洗法沐浴的东西走了进来。

易宏是第一次,还等着她出去,再自己洗。可是她一直不出去,还说帮他洗,给他搓背。这可把他吓一跳,自己都将近五十了,结婚成家后,就没有这么洗过澡,连老婆都没有给自己搓过背。感觉到自己心脏都卟卟直跳。

女的一看这样,就知道他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就慢慢的开导他,不知怎么,易宏都不知道怎么脱光了衣服,坐到澡桶里,身体都是僵硬的,哎呀,太舒服了,这样洗个澡,就是死了也值得。

易宏正在温水里闭目徜徉在温柔之乡的时候,突然感觉,桶里又进来了一个人。他睁眼一看,女的竟然一丝不挂的跟她泡在一起了,她还不时的撩拨他,他顿时喘起粗气,把他抱入怀里,易宏坚守了大半辈子的城池就这样被攻破。

第二天早上,易宏被服务员叫醒的时候是七点二十分,急忙起床,手脸都没有洗一下就往汽车站赶。昨晚的好事情还是自己第一次遇到,说句心里话,龙站长的热情,细致,周到,是自己始料不到的。唉!自已活了几十年,昨晚才算开了眼界,虽然有时听到其他村的村长说过一些城里洗浴城的艳事,还以为是他们编的故事,在自己面前显摆,吹牛,想不到城里还真有这么档子事,现在有钱的人就是会享受。龙站长让自己开了个洋荤,昨晚所有费用都是他掏的腰包付的,一切都被他安排的妥妥贴贴,连早上赶早班车的事都由服务员来提醒。龙站长是回家睡的觉,这么早,就不给他打电话告辞了,回太平乡再好好地感谢他。

从龙杓镇回太平乡只有一个班车,早上七点五十分就发车。走路到汽车站要十多分钟,平时,乘车的人不是很多,赶到车站的时候,车上还没几个乘客。一看没有认识的,易宏心里又自然一些。想起昨晚的好事,觉得自己做了件丑事,如果看到熟人就感觉到熟人都知道自己做的丑事一样,就算别人不说,自己的脸也会红的。

经过四个多多小时的颠簸,在中午时分就赶到家里。在家看到老婆唐薇时说话都有点颤抖,幸好唐薇没有问他什么。在家吃过中饭后,就走到易书生家里,把到龙杓镇龙站长那里办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下,两人合计了一下,要龙小军抓紧安排人来上山砍伐,木材还是销给龙站长以前介绍的周老板,前几年,他的款子都付的准时,从不拖欠过。还有一个原因,他跟大家都熟悉,又是龙站长的朋友,方方面面都好讲话,价格也跟市面上差不多,调换个老板也麻烦。

龙小军是过了几天才回到太平乡政府,乡里其它几个村的林木砍伐指标合计起来还没有木溪村的一半,他只要把电话一打,他们自己来领走就完事了。之后又把以前一直合作的周老板叫了过来,要自己站里的小张把全乡名村获批砍伐的木材数字统计出来,给了一份给周老板,至于各村的书记和村长就不用介绍,周老板跟他们经常一起喝酒吃饭,彼此都已是很熟悉,龙小军一再叮嘱周老板要准备好资金,只能多,不能少,现在的农民工资不能拖,农民的木材款更是拖不得。

下班后,实际上确切地说,是三点钟后,因为乡里上班时间不是那么死,一般下午三点钟以后来办事的就非常少,大部分工作人员就都不在办公室,有时来人了,还要别人第二天再来。上面也懒得来管,不是有什么突发事件或者上面有人来检查,一般下午就都不去办公室上班,十几年来都是这样,形成了一种习惯,或者是一个潜规则。龙小军把易延银以及另外两个包工头一起叫到大发酒店包房,客是龙小军请,但单一般都是这些包工头买。

彼此都是熟悉的朋友,也不讲什么客套话,这些年他们搭帮龙站长的照顾都发了点小财,都听龙小军的安排。

四个人变喝酒吃饭,边听龙小军讲,龙小军把全乡有伐林指标的村简单的粗分了一下,基本上每个包工头都有几个村,龙小军要易延银今年继续负责木溪村的林木砍伐,全乡也就木溪村最多,易延银是他的妻弟,自己屋里的人还是稳靠一点,有些话对外人不好讲,有些事对别人不好交待,但对易延银,自己家里的人就方便多了,也好交待一点。

“延银,今年木溪村的山要想办法好好利用一下,要象前几年一样。”

待其他两个老板都走了以后,龙小军就把易延银喊到自己的宿舍,开始合计合计。

“姐夫,你只要把他们村的书生和易宏招呼好。其它的事情我去安排,我喊来的人都听我的,听说他们村的林山都还是村集体的,只要是公家的,就都好办。他们村以后卖木材办指标都还是要找你批的,求你的事多着呢。你说怎么就怎么,你的面子他们还是要买的。”

“所以说木溪村的事还是要你去办,只有你去我才放心,其他人去我都还不放心。易宏村长我都打好招呼,村支书易书生到时候请他吃餐饭,包个红包感谢一下应该就不会讲什么,这年景没有一点好处,难把事情办得漂亮顺利。世界上再难的事情只要能用钱办好,就不算一个难事情,就都好说,好办。”

“是啊,有钱能使鬼推磨啊,姐夫,我听你的,现在这些乡里在家里的老百姓非老即幼,没有几个文化人,好糊弄。”

“也有些不贪财的鬼,也有傲脚头,千万得罪不得,他有时就是不要钱,你在这些人面前就得笑脸相迎,多吹捧他,小恩小惠施给他,就很有用。延银你得记住,你随时要准备几包好烟,看见人,无论老的或者年轻的,都要客气的打支烟给别人,并且要点上火,让他们知道你是尊重他们的,现在谁不喜欢笑面佛咯。”

“姐夫,这个我晓得,过几天我就喊些人上山,你放心我去办就好了,其它都是老套路,我记得到。”

“上山要你的人注意安全,不要出么子事,易宏会到山上来看,我会给他讲好的,你不要跟他说什么,一切由我来安排,你只听我的。”

“要得,还是按去年我们那样,稍微多砍点也没什么事。怎么砍,还不是易宏和你一句话的事情,而在乡里的其他人年纪都大了,都有些老糊涂了。都不会讲什么的。”

“讲也不怕,只要村里的书记和村长同意了的,就不要管那些人说什么,闹什么。”

过了几天,龙小军喊着易延银赶到木溪村,由易宏陪着上牛栏冲,三骑场看了一圈,把这一次大致的伐林范围指给易延银看。实际上也就是个大概范围,不是很清晰,山上的树木太茂密,有几块山林估计是50多年未砍了,好爱人的。就是那块要改造的残林山也还有很多大尺径的杉木。龙小军心里估计就靠那块残林山赚点钱,上面的造林补贴款自己可以搞到手,里面剩下的木材伐下来卖了用于再造林只有多的。

下山后,就快到中午吃饭的时间。易宏就把龙小军,易延银带到村里谢香梅开的餐馆,点了几个家常菜,恰好易声朝和易延汉等几个人也在这里陪市里工业局的领导吃中饭,龙小军跟工业局的易局长也认识,干脆,易宏把大家都喊在一桌,易声朝也说好的,现在生意好做了,自己的产品现在是供不应求。有些客户要货要得急,怕没有货,都开始打预付款过来要货,客户是不能得罪的,搞得易声朝的老壳都是大的。这不,太平乡党委李玉栋书记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就给江沅市的陈东东市长汇报,陈市长就指示易局长来木溪村调研,要求易局长写个祥细报告,要把太平薯业有限公司立为市里明年的重点工业项目,加大扶持力度,江沅市要把农业大市转变成农业强市,就必须靠象易声朝所办的这类农产品加工企业来实现。

易声朝派人把村支书易书生也喊来,大家难得在一起,特别是易局长带来的好消息,确实让大家高兴,就开了五瓶五十年窖藏的千年湘西老酒。易局长酒量了得,对易声朝大加赞扬,表示自己一定会不遗余力的支持易声朝厂子的明年扩能改造,争取进入到省里的农业产业化扶持立项。大家都为此高兴,纷纷敬酒祝贺易声朝,龙小军也是个能说会道的主。

“易老板,你这就好了,有易局长来扶持你,加上你做生意脑壳又那么灵便,以后江沅市的首富非你莫属,来,我先敬你一杯,以后没饭吃了,就来你这里讨一碗饭吃。”

“龙站长,你都是国家干部,铁饭碗,你要看得我起,就天天来,我这人没什么爱好,就喜欢交朋友,来的都是客。谢谢你的吉言,感谢,感谢!还是我先干为敬!”

大家吃了两个多小时,脸都喝得有点红,易宏就要谢香梅记到村里帐上去,易声朝把手一摆,对谢香梅说:“这个帐记到厂里,今天易局长和龙站长来,应该是我请客,听我的,谢香梅。”

易声朝给每人送了一箱红薯丝,包装比原先也大有改进,漂亮多了,易局长等人推脱几下,也就收下,当天又赶回市里。

首发散文网:http://www.sanwen.net/subject/3814162/

散文精选

2014年高考叙事作
...
《杂谈》
《杂谈》 无论我多么的努力,多么的认真对待工作,兢兢业业做过了却总是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