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A”,就送健康

网(中篇小说)(10)
成语大全   2016-01-31 01:09   浏览:0次  

易宏和易书生在乡政府开完全乡村干部会议后,就被龙小军喊到乡林管站办公室。龙小军把市林业局今年批给木溪村的木材砍伐指标的批复件交给他们两个人,并且对他们说:“书生哥,宏哥,本来今年市局给我们天平乡的木材砍伐指标不够全乡使用,其它几个村也都到我这里要砍伐指标,我是费了好大的劲,才从局里给你们村争取到二百四十个方,我从其它几个村的报告中砍了一部指标,转给你们村,你们放心,我每次都是照顾你们村的。你们回去好好合计一下今年计划砍伐的范围,等局里的正式砍伐证一下来就可以开始安排砍伐事宜。嗯,还有,今年我特意到市局为太平乡争取到国家残山林改造项目,你们村牛栏冲那片林山,都砍了几次,没有多少大树木,我想把这个国家残山林改造项目确定在木溪村,就是牛栏冲那片山,怎么样?上次我给你们说了一下,村里还有什么其它考虑没有?”

易书生马上说:“龙站长,这次是太感谢你了。我们村里的山多,相对于太平乡其它村,木材算是最多的。这几年你一直是非常地支持我们村的建设发展,也很支持我和易宏的工作。你看这几年,我们村的自来水也通了,村里用电的事情也跟城里一样,通过农网改造电费降了将近一半,现在我们村里的人都敢用电,不少村民的家用电器都增加了许多;以前下雨天就泥泞难走的村道也已修成水泥路,要不是你龙站长和乡里领导的支持,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办好这些事呢。”

易宏也说:“就是就是,这几年我们村里的变化还是蛮快的,过去老百姓电费最高交到一元五角一度,有些人连电视都舍不得久放一下,年纪大一点的,为了省电,晚上起来上厕所都是摸黑,舍不得开灯。灯泡都是十几瓦甚至是几瓦的白炽灯泡,远看就象一个个燃着的香棍头,每到晚上九点以后,全村就黑麻麻的,没有一点声音,要是初次来村里,晚上睡觉都感觉静得有点可怕。现在好多了,农网改造以后,五角一度的电费,大家都不觉得贵了。这几年很多人家里都购置了冰箱,空调,电热水器,都舍得用,跟城里面差不多。所以还得要请你龙站长继续支持我们村,残林山改造的事情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们听你的。要是能纳入国家改造项目,我们是求之不得咯。”

“你们两个老兄的事情,我龙小军是会百分之百的去帮,你们村里的变化也是托国家的福,这几年党和国家的惠农政策好,国家对新农村建设的投入是一年比一年多,我们乡政府的人,只是做了我们本职工作,看到老百姓生活越来越来好,村民满意了,我们就高兴。但全中国那么大,总有个先后顺序,就说我们江沅市吧,每年惠农项目只有那么多,我们乡也是使出浑身数解,每年争取到的惠农项目,在整个市里面算搞得多的,而你们村又是我们太平乡新农村建设搞得最好的一个村,这与你们村领导有魄力,有敢做敢干的精神分不开的。尤其是你们村里集体还有那么多林山,我不得不佩服你们村那几个老领导,在改革开放之初走的这步高棋。太平乡其它村的林山都分得干干净净,结果是,他们村干部现在干什么事情都要到每家每户去收钱,去筹资。不象你们村这么好搞,集体还有钱办事。听说在没废除农业税之前,只要到收农业税的时候,你们村里就统一替村民交了,那个时候啊,全乡干部都想驻你们村,轻松啊。不像其它那些村,忙了一个下半年,也完不成农业税征收任务。”

三个人在乡林业站一边聊着也就一边把木溪村砍伐林木的事情初步商量一下,只等回去开个党员和村民小组长会,告诉他们一下。龙小军一看到了吃中饭的时间,就带他们到龙老板的大发酒店吃中饭,龙小军又特意把李书记和贺乡长请来一起吃。

李书记他们一过来,菜也就上齐了。李书记一边吃饭,一边问易书生,有关易声朝厂子的建得怎么样。当听易书生说厂里的机器设备都安装好了,很是高兴。又问易宏厂子名字取好了没有?易宏说好像没有取,要不请李书记帮忙给他取个名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李书记笑着说:“要是易声朝同意,就取‘江沅市太平薯业股份有限公司’这个名字,我相信易声朝会为我们太平乡老百姓争光。如果产品以后走出江沅市,打入全国市场,甚至国际市场,也可顺便把我们的江沅市,太平乡扬一下名,你们大家看怎么样?”

易书生几个人一听,马上附和着说好,龙小军说:“李书记您给易总的公司取的这个名字取得太好了,公司能一路平平安安地办起来,产品能顺顺利利地打开市场,什么事情都是讲究个太平,易总肯定会同意。他的公司用上这个名字,生意肯定会红红火火,越做越大,到时候要易总好好地请一下客,感谢我们李书记。”

当听说易声朝还没有加入党组织,李书记就要易书生抓紧培养他,到时候他也会亲自找他谈,这么优秀的年轻人,我们不去培养,那还去培养谁呢?况且木溪村的党员严重老龄化,已经很久没有吸收新党员,我们每次到你们村里去,都提出过这个问题,这次再不培养几个年轻党员,我就要处分你们支委的人。最后还以乡党委的名义,给易书生定了个时间期限,要他在一年内把易声朝培养成党员,这一届之内要发展五名新党员。易书生笑着对李书记表态,保证完成李书记交代的任务,如不完成,你李书记可以撤我这个村支书的职。

易书生和易宏回到木溪村以后,不过几天,就开了个全村党员和小组长以及部分村民代表的会议,易书生首先带着大家学习一下国家有关政策,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太平乡政府下半年对木溪村的一些工作安排,最后就有关牛栏冲那片一百多亩残林山的改造和砍伐三骑场那片山林的事情重点议了一议,并要大家决定下来。

大家听说今年批到了二百四十个方,都感到满意。那今年村里就可以装路灯,可以建垃圾场,以后大家生活就方便一些,村口的垃圾问题也可解决,与会人员绝大部分都表示赞同。也有人想承包村里这次砍树,当听说龙站长要承包,村里也没有办法,也就不讲什么。但想给龙小军上山砍树,找几个工钱,这倒可以给他讲一讲,易宏答应去说。

下午几个组长和易宏一起到牛栏冲那片山林去看了一下,果然山上的树木都不大,由于前些年砍树都是只砍大的,留些小的不砍,因而每过几年又会有树砍,山也总是绿的,木溪村的山林自古以来也都是这么砍的。所以这些山林也就像村里的活期存折一样,随时可以取,也总是有取的。不像其它村,每次大小树木全部砍光,砍完后,山要几年才能绿起来。但是这次乡里要来改造一下牛栏冲的残林,并且以国家的名义来改造,也可以试一下,再说山上的木材也够他来造林,只要不要村民出钱,管他呢?即使把牛栏冲砍得光秃秃的,村里还有其它山有树木可砍。

但是易宏又听龙小军说,按市局高标准的残山林改造要求,砍掉这些大小树木,卖的钱远远不够造林的费用,还要村里公家出个一万元左右费用才能造好。

易宏认为,国家要求山林改造,村里不同意不行啊,以后还得指望上面政府拨钱给村里搞建设,不能因小失大。就是吃点眼前亏,也要听上面政府的,从长远来说,村里应该不会吃亏。

几个组长听易宏这么说,似乎都没有什么意见,几个人大致把牛栏冲的残林山范围用手指点着定了下来。至于三骑场的树木反正是村里自己用,只要砍足二百四十个方就可以,但都要求只能砍树径三十公分以上的树,一些中小树木还是不要砍为好,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还是好一点,这个倒可以要求龙小军,易宏说这个要求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龙小军一接到易宏的电话,就放下手里的其它事情,自己亲自开着乡林管站的那台有点破旧的执法车赶到木溪村。车子就停在易书生家门口的马路边上,从车里提出两箱纯牛奶,那是易书生托他买的,走进堂屋里,喊了一声书生哥。正在火炉屋炆猪食的肖梅,一看来客人了,赶忙走出来,接过龙小军手里的两箱纯牛奶,放进正屋的房子里。又给龙小军倒了一杯凉茶水,要龙小军在堂屋里坐一下,等一等,自己去院子里找一找,喊易书生回来。

不一会儿,易书生笑呵地走进堂屋,后面还跟着易宏,龙小军又从车上提了两箱纯牛奶交到易宏的手上。

“宏哥,这是我给你小孙子买的纯牛奶,书生书记,我也给你买了两件,放到你屋里了,不知道你们的小孙子喜不喜欢喝?”

“我的这两个孙娃娃就是被我们管着喝纯牛奶,你们看到过,身体长得好,很少感冒。其它什么酸酸乳的我们都不准他们喝,那些酸酸乳里面添加的东西太多,没有纯牛奶有营养。来,我把钱给你,麻烦你把纯牛奶带过来,省得了我们去太平乡里跑一趟。龙站长,饿了吧,肖梅,准备做饭,杀个鸡,今天龙站长来了,我们几个要喝两杯。”

“你书生哥就不要这么说,这几箱东西不值几个钱,虽然我是拿几个死工资的,但这几箱纯牛奶还是买得起。经常到你们这里下村,在你这里吃饭,我是从来不讲客气的,来了就吃饭,我吃的饭怕远远不止这几箱牛奶钱。去年宏哥带我去谷雨坡,捉了好几次的夏棒,哎呀,我每次把夏棒弄回家,我的小孩只说味道好。”

“龙站长,每次要你代买东西,你都不要钱,那下次我和书生都不敢要你带买东西了,牛奶钱,你还是要收下。”

说着,两个人都从口袋里掏出钱,硬塞到龙小军手里,龙小军死活不肯收,说你们再要这么搞,我下次就不给你们带东西,我每次到你们村里,你们都那么客气,我给小孩子买点牛奶是应该的,你们要是还霸蛮给钱,我就生气走,以后不理你们。

易书生和易宏看龙小军说什么也不肯要钱,都是几年的老朋友了,只说这怎么好呢,这次把你龙站长花费多了,你龙老弟以后有什么事情,只管给我们说,今晚我们几兄弟一定要好好地喝几杯。

肖梅一边“咯...咯咯咯” “哚哚..哚跺”的吆喝着放养在屋前屋后,瓜棚果树下的鸡,一边在住房和猪栏屋之间的走廊里丢一些谷子,把鸡都吆喝拢来。易书生看到肖梅一个人抓不住,也走过来帮忙,两个人前拦后赶,几经折腾,才捉住一只大公鸡。肖梅拿出自己家里那把老式杆秤,一称足有六斤八两重。

肖梅家里养的鸡是雪峰山里特有的雪峰乌骨鸡,尤其是那几只大公鸡,羽毛光泽鲜艳,鸡脚雄壮,鸡爪锋利,鸡冠象一团燃烧的火焰,叫声高亢有力,鸡叫声虽说不能震碎高脚玻璃酒杯,但也足以鸣响整个木溪古村。

雪峰乌骨鸡具有皮乌,肉乌,骨乌,脚乌,喙乌等五乌特征,雪峰乌骨鸡营养价值高,干物质的粗蛋白含量高达76%以上,肉质细嫩,味道鲜美,且富含人体所必须的多种氨基酸、维生素和微量元素,可调节机体代谢及内分泌,增加人体血红细胞和血色素,具有抗疲劳,调节生理。增强免疫力和提高耐缺氧等功效。雪峰山里的老百姓经常用乌骨鸡配药蒸食,来治疗头痛、肾虚、妇科等疾病,常食乌骨鸡,可以益气补虚、滋阴养肾。

当然一般家里来了客人,也会杀一只雪峰乌骨鸡来招待客人。雪峰乌骨鸡的做法很简单,先把雪峰山里产的茶油烧热,把干红辣椒,生姜,红蒜子和葱白爆香,再把鸡肉放进锅里,倒入一杯苕酒,一起爆炒十分钟,添加足够的山泉水,能没过鸡肉即可,再用微火慢慢地闷一个小时左右,一道雪峰山里有名的,香气扑鼻的辣闷乌骨鸡就告做成。做这道菜的关键之处,在于火候,而火候对柴火的要求很讲究,用板栗树等硬实一点的杂木柴火来烧火做的最正宗,因为用这些杂木柴火烧过后的炭火不容易熄,火力分布均匀持久。

肖梅一手拿刀,一手抓住鸡的两个叶翅 ,易书生帮着抓住鸡脚,鸡虽然使劲的挣扎,“咯...”“咯...”地嘶鸣着,但在两个人合力下,还是动弹不得。肖梅用刀在鸡脖子上用力一划,只听得肖梅口中轻轻地不断念叨着:“天杀你,地杀你。不是我杀你,是刀杀你,十字路口你好转生,脱了毛衣穿布衣......”一边念着,一边用筷子把放了盐水的鸡血碗搅动几下,以便鸡血凝结和咸淡均匀。

易书生看肖梅把鸡杀好了,就吩咐她把饭搞好,多做几个菜,要她顺便把易声朝几个人喊过来,晚上过来陪龙站长喝杯酒,大家好久没一起喝酒了。自己跟易宏一起陪龙小军到牛栏冲和三骑场山上看一看,把村里今年要砍伐的范围告诉龙小军,也好要龙站长早点喊人来砍树。

三个人,花了半个小时才走到牛栏冲 ,山上的树木虽然不是很密,但还是有点木材可伐,而附近谷雨坡山上的林木一片葱郁,树尖直插云天,树径大部分都是五十公分以上的。

龙小军开玩笑地说:“谷雨坡山上的木材好啊,都是这么大的树,这可是你们木溪村的绿色金矿,够你们村挖的。我以后跟你们村合作的机会多的是,你们村要多少木材指标,我就到江沅市林业局给你们搞多少指标过来,两位老哥尽管放心。”

易宏看龙小军心里还在打谷雨坡那片林木的主意, 就半开玩笑地说:“这几年,你确实帮了我们村的忙,基本上是我们要多少,你就给我们批多少,给我们村解决了很多建设方面的资金问题。但我们村里的木材也都包给你做了,你也应该赚了点小钱,你也得请一下我和书生的客才行。”

“请客是小意思,我就是不赚到钱,请你们的客也是应该的,说吧,什么时候抽个时间去龙杓古城玩玩?顺便去洗脚城找个美女洗个脚?”

易宏连忙说:“开个玩笑,你龙老弟自当站长以来,一直很肯帮忙,对我们这些泥腿子村干部也看得起,无论是赶场,还是开会,到了乡里你都要请我们吃饭喝酒,太客气了。找美女就不用了,我们年纪都这么大,还讲什么美女不美女。但是上次去龙杓镇泡的那个脚确实舒服,把我几十年都没修过的脚板都修得光溜溜的,滑嫩嫩的,那真真地是一个舒服啊。”

“那宏哥你抽个时间,我们几个一起再去龙杓镇泡一次脚,上次书生哥没得时间去,这次你宏哥一定要把书生哥一起叫来,不然我一点面子都没有了。”

易书生笑了笑,只说上次确实没有时间去,再一个自己年纪大,不习惯到那个灯红酒绿的地方去,这些享受也只有你们年轻人消受得了。三个人一边开玩笑,就一边把村里开会确定的这次林木砍伐的界限大概的指点一下。书生也跟龙小军一再交代,这次千万不要再超范围砍伐,去年就有村民提意见,找到他们吵,是他和易宏给村民解释了很久,才把大部分村民给说服了,当然有个别人还想到上面去吵,最后被他们连哄带压,才没有去上面吵闹。龙小军也满口答应,一定会好好地管好自己所喊的工人,你们要是发现,可以马上制止,并且立即给我打电话,今年不会让你们两个老哥为难。

三个人从牛栏冲回来已经是夕阳时分,色彩绚丽的晚霞从观音岩的山顶上照射过来, 整个村寨,四周的青山,村前的稻田和小溪水都披上一片轻柔的霞光,霞光笼罩之中的木溪村就更显得鎏金和隐秘,宛如一个梦幻一样的山水佛国。

首发散文网:http://www.sanwen.net/subject/3814148/

散文精选

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
高一开学不久,党的十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召开了,2007年了嘛,然后...
重温乡愁且问乡愁
写乡愁的人 他去了 留给世人的还是还有 各式各样的无尽乡愁 这多又多的乡...